女人之间总是有着说不完的话题,但最后殊途同归,都会聊到男人身上。

但人家好歹有铺垫,之前先聊点别的,最后再转移到男人身上。

这一点男人则不同,如果是类似的酒宴,基本开口就是:“昨晚上那小娘们……”

刘剑锋堆着笑脸听着她们聊男人,就当成一个学习的过程。

而她们所聊的,无外乎是朱雯雯她们的老公,牛夕月的男朋友而已,不只是闲聊,隐隐还有攀比的意思。

所谓的闺蜜,多半的时候都是用来攀比或者衬托自己的。

说起来,这里面当属朱雯雯最出彩,她自己本身就出身自干部家庭,虽然不是大官,却也都是相关部门的小领导,而她自己也考上了公务员,目前在法院工作。

这类家庭自然讲究门当户对,所以她早早就结了婚,丈夫是一家国企大公司的主管干部,年纪轻轻前途无量。

而这家企业刘剑锋也知道,是一家大型国有厂矿,和林氏集团也多有合作,还曾经斥资数千万做研究经费,请林子柔帮忙改良制造加工机械呢。

这个年纪能在这样的大企业做到主管,确实不简单。

至于那于丽丽相比之下则显得普通了许多,爹妈都是工薪阶层,她自己也没什么高学历,爹妈出资开了个小买卖,老公同样也做小买卖的,做海鲜生意,虽说比不了朱雯雯两口子,都是体制内的干部公职人员,但人家做生意的小两口日子也算红火。

至于牛夕月和男朋友都在一家外企公司工作,都如你我一般,寻常人而已。

所以,在这种场合,朱雯雯自然成了大姐头,人家是法院的工作人员,算是杨帆的顶头上司了,更遑论其他二人。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人们熟悉的小圈子,大多都是身份背景相似,又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相处起来轻松愉快,也公平,就算有需要花销的地方,大不了今天你请客,明天我付账,这样的感情才能长久。

当然也有一两人的身份地位远超别人,其他人奉承巴结而组成的小圈子,这就算大哥带小弟,出去别人也会说一句,他呀,跟着谁谁谁混的。

而眼前这几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同学,身份的变化是步入社会之后才发生的,但多年的感情与情谊还将他们聚在一起,这样的圈子其实很别扭。

如果我想奉承巴结你,挤进小圈子也就算了,可大家明明以前都是相同的人,现在却天差地别了,让那些还保持原状,甚至越混越差的人,多少会觉得尴尬而且会慢慢疏远。

这也就是鸡汤文中经常说的,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的原因之一。

若是不想走散,就要及时调整自己的心态,摆正自己的位置,比如于丽丽就说道:“对了雯雯,我家那死鬼说,最近新一批海参要下来了,过两天我让他送点过去给你和姐夫尝尝鲜,姐夫总是出差,天南海北的跑,可得好好保养啊。”

于丽丽这就是转变,规规矩矩叫一声姐夫,摆正自己的位置,学生时代的小圈子因为步入社会而发生了变化,想要维系,人自然也要随着变化。

朱雯雯摆摆手道:“不用了,你们做的是买卖,海参金贵,留着卖钱吧。”

“哎呀,这点玩意买了也发不了财,再者说,我们那小买卖以后还得姐夫多关照呢不是。”于丽丽说道:“上次姐夫厂里一千多职工发的中秋礼品和年货,没少从我们这采购海鲜水产,姐夫才是我们的财神爷呀!”

这话说的有些露骨,毕竟这是暗地里的交易,采购大权在手的领导,当然会从关系户手中采买,个中的会扣好处人所共知,却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

不过于丽丽之所以说出来,一是因为在场都不是外人,二当然是要吹捧朱雯雯,并且表明自己的态度了。

朱雯雯淡然道:“这不算事儿,采买本来就是他负责的,完全是按照厂里规定,再说你们的海鲜水产新鲜,价格实惠,在哪买不是买呀。”

领导嘴上自然是说,在哪买不是买呀,却从未看他们去过别的地方去买。

杨帆和牛夕月显然也知道他们有这样的关系,并不觉得诧异,一脸的从容,毕竟同学之间互相关照,这是好事儿。

“干脆我这就打电话吧,我们出来聚餐,姐夫一个人在家估计又得吃快餐,我干脆让我家那死鬼,直接连海参,加上点海鲜送过去得了。”于丽丽一边说着一边掏出手机,真好打电话。77电子书

朱雯雯脸色一变,连忙抓住她的手,道:“不用,不用,他呀昨天刚出差回来,坐了一夜的火车,今天正在家里休息呢,所以把我都赶出来了。”

于丽丽一听,这才点头道:“那可不能打扰姐夫休息,那就过几天等姐夫有空,去我婆婆他们的渔家院,吃新鲜的去。”

“到时候再说。”朱雯雯客气的说,嘴上客气,脸上却浮现出了高人一等的倨傲之色。

旁边牛夕月好像没占到便宜不甘心似得说:“雯雯,上次你可是跟我说,让你老公给我弄个正式工的名额,让我也进国企捧着铁饭碗吃皇粮的,怎么还没动静啊,是不是我没送礼的缘故啊?”

虽然牛夕月是以开玩笑的口气在说话,但还是让人觉得有些尴尬,朱雯雯更是愠怒道:“别胡说啊,我们什么时候收过礼呀,更何况我们还是好姐妹。”

“对呀,夕月,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姐妹之间相互赠送点海鲜啊,水果呀,这叫人情往来,可不能算送礼,再说,我家的海鲜也给你,给杨帆都送过呀。”于丽丽连忙说道。

本来听热闹的气氛,眼看着就冷却了下来,刘剑锋淡笑着不出声,心里暗想:“这朋友之间千万不能沾利益呀。”

比如找朋友借钱,不借会翻脸,可到时候要钱催账,还是会翻脸,没准会人财两空。

至于求朋友办事儿就更难了,给你办吧,你未必领情,就像牛夕月说的,难道还要送礼,好像给她办事儿是应该的,好像托人家捎带一棵白菜一样,难道这事儿人家办理起来不需要打点,不需要担风险,不需要运作吗?

可这事儿若是不办,朋友同样会责怪你,你们平时那么牛叉,都是领导,这点小事儿,一句话就办了,偏偏不给我办,真不是东西。

现在这个年月,多少人因为利益,和自己的亲兄弟姐妹,甚至是亲生父母都能翻脸,更何况是朋友。

最好的办法就是个人过个人的日子,你好你带着,我不好我忍着,有条件有感情呢,就聚聚,联络联络感情,如果没必要,就各自安好。

不过眼前都是自己的同学,尤其是看杨帆欲言又止,为难的样子,刘剑锋呵呵一笑,道:“老牛啊,这你就不懂了,求人办事儿你不能瞪着眼睛干说呀,怎么着也得喝点,等酒过三巡,情绪最热烈的时候再提呀。

这俗话说得好呀,女人不喝醉,男人没机会,领导不喝多,办事不利索……

来,上菜,上酒!”

刘剑锋喊了一声嗓子,这高等雅间门外都有专门的服务员照应,一听这话立刻回应,小跑着去吩咐了,毕竟这是老板的吩咐。

而且刘剑锋一番胡扯,让刚才尴尬的气氛顿时缓解了不少,杨帆看了他一眼,仿佛回到了当年的班级里,这家伙就是个活宝,有他的地方从来不会冷场。

饭菜很快上桌了,没有什么鲍参翅肚,但也都是一些精美菜肴,不过酒却是好酒,都是社会人,都能喝一点,更何况同学聚会,哪有不喝酒的。

女人们一看这一桌丰盛的韭菜,于丽丽不由得问道:“刘剑锋,你这家伙消息了好几年,是不是发财了,在这地方请客,还是这么一桌酒菜,价格不菲吧。”

“嗨,发什么财呀,就是闲散人员一枚,这一顿饭是我的全部积蓄,就为了趁今天这个机会,盼望你们谁能收留,让我有一口安稳的软饭吃呢。”刘剑锋可怜巴巴的说。

女人们顿时笑了起来,知道这家伙素来喜欢胡诌,人家都吃安稳饭,他却吃安稳的软饭,真亏他说得出来。

朱雯雯打趣道:“那你这顿饭请的太晚了,现在就看你能不能把杨帆灌醉,也许还能有机会。”

刘剑锋笑呵呵的给众人倒酒,随后举杯对杨帆说:“杨律师,往后余生,请你多关照了。”

众人大笑,以为他在顺杆爬,唯有杨帆心中大动,往后余生啊,这家伙这是在告白呀。

她端起酒杯,道:“那往后余生,洗衣是你,做饭是你,刷碗是你,挣钱也是你,脏活累活还是你,你可愿意?”

刘剑锋大笑道:“只要娃也是我的,我就愿意。”

这狗嘴吐不出象牙的东西,在众人大笑声中,杨帆直接将酒杯塞进他嘴里,捏着鼻子猛灌。

与此同时,朱雯雯的手机也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