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湖边闭眼感应的陈昊,贺鸣小声问道:“陈兄,出什么事了吗?”

陈昊睁眼,看着二人叹声道:“看来,我们要在此分别了。”

贺鸣闻言愣道:“陈兄此言何意?”

陈昊答道:“我此番来这,只是为了某事而来,途中遇到你们二位,这才结伴而行。如今我已知道所寻之物方位,自然要与二位分别了。”

贺鸣了然道:“原来如此。”

陈昊点头道:“嗯,好在这属于边缘地带,路上所遇妖兽也斩杀个七七八八,你们二人小心一点,自然可安然离开此地。”

贺鸣拱手谢道:“此番多亏了陈兄,我等才可无虞,在下感激不尽,日后若有机会,定当势死报答。”

陈昊抬头制止道:“贺兄严重了,举手之劳而已,如若无事,就此分别,预祝二位平安离开。”

闻言后,贺鸣与贺琳皆拱手道:“同样预祝陈兄寻得所找这物,我等告辞!”

话毕,二人找准了一个方向,离开了此地。

目送着二人离开后,陈昊招呼小白,纵身跃入湖水之中。

但在他们进入水中不久后,此地突然又出现了两道身影,一男一女,赫然是刚刚离开的贺氏兄妹。

返回此地后,贺琳看了眼恢复平静的湖水,开口问道:“哥,要不要跟下去看看?”

抬头看了她一眼,贺鸣没好气道:“此次回来就是为了验证他们是不是要进湖,如今已经证实,自然是要离开,如此冒然进入,只怕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贺琳吐了吐舌头,悻悻道:“知道了,这不是人家好奇吗?”

贺鸣叹了口气道:“我也好奇,但人要有自知自明,有些东西是我们不能碰的。先不说陈兄,光是哪灵兽就够我死上好几次了,如果让对方误会可就麻烦了。”

贺琳听后,脸色有所收敛:“小妹明白。”

贺鸣点头道:“嗯,明白就好,此次所求之物已然找到,我们要赶紧回去,免得父亲等太久。”

贺琳脸色一正,答道:“嗯!”

二人重新上路,离开了此地。

湖泊这边,陈昊与小白进入水中后,并未第一时间离开,而是潜藏在了一旁。

在感应到贺氏兄妹返回后,小白脸色当即一沉,问道:“主人,要不要我……”

并抬手做了个抹脖的动作。

“不要!”陈昊出声制止小白,开始聆听对方交谈的内容。

在听完对方所说之后,陈昊心神一松。

明白对方并非要跟踪他们,而是单纯的好奇而已,陈昊也就放下心来,重新招呼小白向着湖水深处游去。

行进不久后,二人已然来到湖底,顿时感觉到一股吸力传来,拉扯着二人。

二人急忙停下,通过灵识发现吸力是从一个黝黑的深坑传出的。

感应至此,小白一惊:“主人这是?”

陈昊观察一阵后,答道:“无事,应该是地下暗河,看来玉圭所指之物就是这里。”

小白听后,大喜道:“哪就是说我们到了!?”

陈昊又打量了一番哪个深坑后,有些皱眉道:“应该没这么简单,具体怎么样,还得一探究竟。”

话毕,灵力

涌动,指间轻点,两个蓝汪汪瞬间出现,将二人罩住。

这正是之前敖灵传授地避水之法,有此法护身,进入其中,就算遇到突发事件,也可以缓冲一下,为二人争取到时间。

除此之外,陈昊还激活了数张中级防御灵符。

数种颜色不一的光罩出现,与避水光罩融合一起,形成一个彩色光罩,将二人护在其中。

整个彩色光罩晶光闪闪,厚而坚实,显示出不凡的防御能力,就算是面对灵丹境,也可防护一二。

做完这些后,陈昊与小白顺着吸扯之力,跃入湖底的深坑之中。

途一进入,顿时感觉到一股莫大的吸力,将二人牢牢吸住,顺着奔腾的水流,涌向不知名的地方。

二人犹如大海中的扁舟,随波逐流,不能自已。

好在有体外坚实的彩色光罩,二人才可无恙。

虽然如此,但在行进的过程中,彩色光罩也有多处损伤,表面更是产生大量裂缝,好似随时要破碎一般,让人提心吊胆。

在这种忐忑的心情中,二人一边担心光罩破碎,一边计算所行进的距离。

经过粗略计算,二人已顺着激流的暗河,漂流了近百里路程。

得知了这一结果后,二人皆是瞠目结舌。

小白率先沉不住气,问道:“主人,不对啊,这都行进了这般远了,怎么还没到呢?”

陈昊苦笑道:“我也不知,看来我们这次有些冒进了。”

小白急道:“这可怎么办啊?”

陈昊叹息一声:“只能听天由命了。”

在二人交谈时,行进的速度又徒然加升,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终于,在高速运转的过程中,彩色光罩片片瓦解,二人在水流的冲击下,瞬间晕厥过去。

说来也奇怪,在二人昏厥之后,高速运转的水流瞬间停下,恢复普通的流速,承载着二人,来到某处空间。

如果有人能够看到的话,会发现水流在高速流动时,是以一个涡流的方式运转。

至于他们所去往之地,正是涡流的中心所在……

也不知过了多久,二人才幽幽醒来。

起身之后,发现自已无事,皆是感到奇怪,毕竟在哪个情况之中,二人不可能如此无恙,定然出现了某种变化。

但这种变化是二人目前所不知道的,而且,他们此刻所处之地也是极为奇怪,竟然是在某处熔洞之中。

整个熔洞异常巨大,且四通八达,到处充斥灼热之息,呼吸不畅。

尤其是小白,其本体为寒冰巨蟒,水火相冲,在这种炽热的环境中,显得极为难受。

陈昊也第一时间发现了小白的异常,将其收回到驭兽环中。

待小白收起之后,陈昊这才将灵识展开,小心翼翼地搜索熔洞。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已查看了大量熔洞空间,在此期间,他竟然察觉出了一个可怕的事情。

这处熔洞竟然是倒立的!

不对,不应该说这处熔洞,应该说这片空间,它竟然是倒立的!

整个空间,好似境中世界一般,一切都颠倒过来。

起初,二人刚醒之时,精神恍惚,这才没有第一时间发现。

但经过刚才陈昊一番查看,他就感觉到了许多奇怪之地,经过仔细验证,才明白自己处于一处镜像空间。

在得出这么个结论后,他整个人呆立当场,一时无法接受。

他实在想不明白,他们明明顺着暗河流动,为何突然来到这么一个境像的空间。

最关键的是,他是跟随着玉寺指引来到此地,难道玉圭要害他?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毕竟他是所谓的天命之人,玉圭按理不应如此。

如果不是这个情况的话,哪么,就只剩下一个情况了,哪就是他已经来到玉圭所指之地!

一想到这时,陈昊整个人豁然开朗,自语道:“既来之,则安之,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时,他丹田内的玉圭再次跳动,指向某处。

陈昊会心一笑,顺着指引方位而去。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镜像空间的原因,此地竟然没有一只妖兽,路上畅通无阻。

察觉到此,陈昊也不再收敛自己的气息,将速度发挥到极致,快速飞行。

数日后,他已然飞行了数千里之遥,周围还是火红一片,各种熔洞林立,不由得让他有些心惊,不知还要飞行多久才能到达目的地,但很快他就将这个想法抛至脑后。

在他经过一个熔洞时,突然发现前方路口出现数个身影,犹如人形直立,来回走动,好似巡逻。

这些人影高有丈许,通体火红色,外貌与人有些相似,手足皆有,同样有五官等轮廓,好似火焰组成一般。

它们手中还持有各种形状的利刃,寒光闪闪,显得极为锋利。

除此之外,这些人状生物中,还散发出一股堪比僻灵境的气息,皆非凡物。

看着这突然出现的生物,陈昊一时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明白对方到底是什么。

当他还在思索之时,路口处的人状生物发现了他的存在,吼叫几声,快步冲了过来了。

陈昊见状,当即一惊,正准备取出灵器反击时,从不同的熔洞中窜出数以百计的人状生物,口中发出不同的吼叫声,疯狂冲来。

在前冲之时,这些人状生物动作统一,将手中利刃纷纷投向陈昊所处之地。

如此一幕,吓的陈昊魂不附体,心中已无反击之意,急忙御空飞行,企图逃离此地。

在他逃离之际,路上不断有这种生物涌出,加入追逐之列。

所幸,这些生物并无御空能力,只得在地面追击。

虽然无法御空,但它们投射而来的利刃,却给陈昊造成的不小的麻烦。

毕竟它们的气息与僻灵境相当,加上所投之物锋利,威能不比僻灵境一击差,饶是陈昊体质强悍,也不敢轻易硬抗,只能尽量躲闪。

奈何对方人多势众,所投利刃犹如雨点般密集,虽百般躲闪,还是有些许利刃击中他的身体,留下各种伤口。

不一会的工夫,他身上已伤痕累累,有些气喘吁吁,速度有所下降。

未等他精神松懈,新的一轮攻击袭来,他只得咬牙坚持,继续飞行。

这时,在他眼前不远处,突然出现一个无比巨大的熔洞,从中散发出一股莫名之息,震憾且强烈。

陈昊心惊之余,根本来不及细想,便一头扎进这个熔洞之中。

(本章完)

凡临仙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