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中有些无语凝噎,有些想哭!

他才24岁啊,这位医生小哥看起来也就比自己多一两岁。

但是人家开的是布加迪威航!家里有钱就是好啊!

你看看他,家境一般,又不想奋斗,只能交一个41岁的女友。虽然女友看起来挺漂亮的,但是老了就是老了。

都是各种美颜和化妆品堆出来的!

最关键的是,这种老女人最不好伺候了。他虽然这一年多获得了几百万,但是身体确实被折腾的苦不堪言。

有时候他常常抱怨命运的不公。

甚至由于自己交的女朋友太老,导致他的父母和他都是生疏了,他已经有一年没有见过父母了。对方的意思就是如果他不分手,就不和他见面!

但是他知道,分手是迟早的,但是他得多弄点资产!

开玩笑,他才24岁,怎么可能可41岁的女友结婚?

再说了,他知道自己的女友也是很精明,和自己交往也不是看在自己长得嫩。

双方不过是互相达成自己的目的而已吧。

想到这里,他心中更是不平衡了!

为什么你什么都不用奋斗就拥有布加迪?

而我,呜呜呜……

“这就是药丸,每天三次,吃一个月估计就差不多好了。”阮彬把东西递给王浩道。

王浩接过,看这个塑料瓶怎么好像六味地黄丸的瓶子,只是这个瓶子没有任何标签。

他打开看了看,里面都是和六味地黄丸一样差不多的药丸。

“这,怎么看起来像六味地黄丸啊?”王浩忍不住问道。

六味地王丸,他三个月前就开始吃了。

“看上去像而已,这些药丸都是我自制的!是使用了我的偏方的中药研制而成,行了,信我就吃,转账吧。”阮彬笑了笑道。

其实这就是六味地黄丸,不过是加强版的!

“好吧!”王浩点了点头。都到了这一步了,只能信任人家了。

…………

开着车到了急诊科门口,江语蓉上车,夫妻双双把家还。

由于有父母来了,所以他老爸老爸早早的就把热腾腾的饭菜给做好了。

吃了饭之后,阮彬带着父母去逛了逛商城,给父母添置了一些衣服,然后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洗了个澡撸了几局游戏。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你要不要一起出去吃夜宵?”

“不去了,我要减肥!还有,我要睡了~哪像你那么能熬夜。”江语蓉娇声道。

“好吧,那我自己去吧。”阮彬只能自己去了,至于自己的父母,早就睡了!

毕竟老人也不喜欢吃夜宵!

开着布加迪来到了附近的一条夜市一条街。

找了个烧烤摊。

点了条烤鱼、大腰子、生蚝一打、还有烤肥牛等。又要了一大瓶的果汁。

没办法,开了车,就不喝酒了。

他也不怎么喜欢大晚上喝酒,主要明天要上班,虽然说他体质过人,喝了酒对明天没有丝毫影响的!

“阮医生,你的胃口真大啊!”烧烤店老板看到阮彬点了一大桌子,打趣道。

这老板认识他,主要是他有一次去急诊科看病知道了自己的熟客竟然是一位医生!

“哈哈,不多吃点,拿手术都没有力气啊。”阮彬露出了一口白牙。

烧烤老板:……

这话说得,特么怎么好像说没有力气宰猪似的……

吃饱喝足,十二点多阮彬优哉游哉的走出夜市,他的车停在第二条街。主要是夜市不给车进去。

“抢劫啊!抢劫啊!”街角,一个妙龄美女尖叫起来!

阮彬一看,就看到一辆鬼火朝着他这边呼啸而来!

开车的戴着头盔看不清楚,后面坐着一个青年,也是带着摩托车头盔,他手里拽着一个红色的包包。

阮彬目力很好,应该是限量版的LV,起码价值5万以上!

也许里面还有手机或者什么,怪不得遭劫!

这条街夜晚人不多,加上这个点,又没有监控……

这个鬼火是朝着阮彬这边来的,大概距离30米左右,他此时想着要不要直接一踹侧踹翻这辆鬼火呢还是从正面砸倒对方!

但是就在此时,忽然路边的一个长得牛高马大的青年直接出脚一脚踹向那鬼火。

鬼火被踹了一脚顿时就滑倒出去!

出手的青年立马又冲过去。

开摩托车的正想逃跑,直接被他拽住一个过肩摔摔倒在地。

后面那个抢包包的看到情况不明转身就跑,但是被那出手的青年追上把他直接拽过来,一脚狠狠的就揣在了对方的胸膛上!

砰!

两人瞬间就被制服!

“卧槽……牛逼啊!”阮彬看得啧啧称奇。

仅有的两三个路人也是一脸的惊愕!

此时,美女终于气喘吁吁的冲了上来!

“美女,你的包包。”孙海峰把包包从坏人的手中夺过来,递给美女。

美女气喘吁吁的道:“谢,谢谢你……”

“报jing了吧?”

“报了!”

此时,地上的那个抢包包的男子忽然哀嚎起来:“疼,疼……我胸口好疼!哥,哥,我感觉我呼吸有些困难!快给我喊救护车!”

那个开摩托车的吃力的把头盔拽开,一脸痛苦的道:“你确定?”

“装什么装!别装死!”孙海峰眉头一皱。对于这些不法之徒,他半点好感都没有。

“我感觉我要死了,好难受好疼……快叫救护车……”梁超强一脸痛苦的道,他的头盔掉到了一边,脸色苍白,满脸都是冷汗。

“弟,我这就叫救护车!”此时梁超胜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弟弟貌似好像出问题了!忍着浑身疼痛打电话。

“我没有用多大力啊!”孙海峰此时也发觉这个梁超强没有装,反而是很痛苦的样子。

此时阮彬恰好是跑过去凑热闹的,看到这个情况,眉头一皱,立马丢了一个全科诊断术过去。

病人:梁超强

年龄:28岁

病历:肝破裂、近肝静脉损伤出血!

“嘶……出问题了!”阮彬一惊。

近肝静脉损伤在肝外伤中仅占10%,但其病死率却很高。尽管近代入院前救治的进展,使愈来愈多的危重患者能够进入急症室,但近肝静脉损伤的病死率仍高达60%~100%(平均83%),并且在过去20年间未能有显著改善。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