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魔谷,毗邻贪月魔族部落,是一处神秘的峡谷。

说它神秘,是因为目前还没有人知道它的真正面目。

这样说或许有些夸张,但实际情况确实如此,如果光看地表,月魔谷自然是一览无遗,然月魔谷神秘就神秘在它连通着复杂的地底世界!

在月魔谷地底,有着繁复多变的狭缝,那些狭缝又如同一条条通道一般,绵延通向未知的地方,而且通道之间也互相勾连,稍有不慎便会迷失在里面!

但是也正因为月魔谷的神秘,才吸引了许许多仙人来此探索。

据传还有人在那地底找到过仙药,得到过仙物,修为更是一日千里……这样一来,月魔谷就更加引人注目了。

而今天,月魔谷也很令人瞩目,但今天的瞩目却不是因为月魔谷的神秘,而是因为有一场激烈的神魔对抗即将展开!

……

“话说这地底果真有横穿贪月魔族的密道吗?”萧晓奇悄悄问道。

月魔谷外,萧晓奇一行人正在悄悄靠近……

昨晚从伍锋那得知白泠有生命危险之后,七和没有冲动,也没有急急燥燥冲到月魔谷去,而是先摸到月魔谷附近,等到天亮再行动。

兴许是出于想帮忙,又或者是想找人保护,伍锋也跟着七和他们一起来到了月魔谷。

也正是他将月魔谷的相关信息都告诉了萧晓奇他们,比如说,月魔谷底下有能穿过贪月魔族部落的通道。

要是真有这样的通道,那就不难理解白泠为什么会来这了,别说是白泠,其他仙域来的仙苗们,肯定也会来这。

毕竟横穿贪月魔族部落的难度不小,从天空飞过去就更容易被发现了,而若是地底有一条密道能够穿过贪月魔族,那是最好不过的选择了!

这时,萧晓奇,七和,悠梨,伍锋还有十二只邪婴都停在了月魔谷外边的一处角落,周围时不时冒出的一股魔族气息让他们不得不谨慎起来。

伍锋此时说道:“具体我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但现在情况就是如此,很多仙人为了能更安全快捷到达东边的据点,都朝这边汇聚过来了,然而除了我们之外,魔族也发现了这些事,他们就在各个入口守着呢!”

“那总共有几个入口?”七和问道。

若地底密道的事是真的,他也想尝试一下,那样总好过被魔族追杀!

“有三个入口!”伍锋回答道,“这三个入口现在都有魔族的佼佼者守着,那些混蛋可是把我们当成了试炼目标!”

“可是现在好像没什么动静呀。”萧晓奇疑惑道。

伍锋却是没有感到意外,说:“入口那么多魔族天才守着,岂是几个人突破的?我猜有很多人像我们一样,在暗中等待时机,只有神族的仙人足够多,才有可能闯过去。”

“那你昨晚说白泠有生命危险是什么意思?”七和问道。

现在的情况分明是都在静观其变,白泠怎么会有危险呢?

伍锋却也没有隐瞒,解释说:“因为,白泠是第一批到达这里的仙人,那时候还没有魔族守在这,所以她已经到地底去了,至于我为什么说她有生命危险,那是因为有一个魔族的天仙正在追杀她,同样追进了月魔谷!”

“是谁在追杀白泠?”萧晓奇同样担忧。

“狱修魔族的鬼桑魂!”伍锋在说这个名字的时候,语气很沉重,显然他口中这个人非同小可!

而且萧晓奇还发现,七和的表情也沉重了起来,看来他也知道这个叫鬼桑魂的人。

“没想到居然是他!”一旁的悠梨也有些讶异。

连悠梨都知道,萧晓奇就更好奇了,“那什么鬼桑魂是谁呀?怎么感觉你们很怕他一样?”

“不是怕,只是很麻烦!”七和说道,“先说说狱修魔族吧,这一族享誉已久,是天生的战斗种族,无论战力或是天赋,在魔族中都是顶尖的存在……”

“没错!”伍锋这时也开口了,只是略带调侃,“有趣的是,狱修魔族与神族中一族很不对付,或者可以说是死对头!”

“哦?跟哪一族是死对头?”萧晓奇好奇问道。

伍锋饶有兴致地瞥了七和一眼,然后说:“有一句老话流传至今,上有天刹,下有狱修,我说的对吗,七和?”

萧晓奇此刻也听明白了,狱修魔族的死对头竟是天刹神族!

七和听了伍锋的话后,并没有反驳,“没错,天刹神族与狱修魔族千百年来的确是世仇,都是各自领域中战神般的存在……”

没等七和说完,伍锋又抢着说:“那是以前,现况是,你们天刹神族已然没落!”

七和皱了皱眉,还是没有反驳,因为伍锋所说的确是真的。

不过他也没有因此气馁什么的,毕竟他原本对天刹神族就没什么归属感。

“说回正题吧。”七和接着说,“鬼桑魂就是狱修魔族这一代最强的太初!”

“魔族也有太初?”萧晓奇有些诧异。

七和点了点头,“上天是公平的,这点没什么好奇怪,不过鬼桑魂的天赋可能比太初还犹有过之,这个人很早就成名了,修仙一途,他打破了许多记录,包括最年轻的散仙,最年轻的半仙,最年轻的地仙,甚至是……最年轻的天仙!”

哇,萧晓奇听七和这么一说,觉得这个鬼桑魂还真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呀!

七和接着说:“而鬼桑魂曾经说过,他要杀遍整个大陆的太初,以证其道!”90看

萧晓奇恍然大悟,“所以他才会追杀白泠!”

“恐怕不只是白泠,”伍锋说道,“毕竟进入地底的,除了白泠还有其他几位太初,而白泠是其中最弱的!”

七和这时已经知晓了事情的严峻,“我们得赶紧去支援白泠,她打不过鬼桑魂!”

七和这句话没有任何侥幸,无论是修为还是手段,白泠都不可能比得过鬼桑魂,现在白泠是否还生还,就只能寄望于其他几位太初了。

萧晓奇也知道七和急切的心情,“离我们最近的入口是哪个?”

对月魔谷,伍锋最清楚,他没想多久,便回答说:“离这里最近的是西南入口,黑虎口!”

七和点了点头,“我们就去那!”

说完话,一行人便开始行动,悄悄摸向西南方的黑虎口。

……

与此同时,月魔谷黑虎口,此时却是一派热闹景象……

“哟,哪来的小魔女,长得有点意思!”几名魔族青年正围着一个粉衣女孩。

那粉衣女孩有点婴儿肥,长相俏皮可爱,让人有很想捏一把的感觉,再加上她身形可人,的确是很容易引起注意的人。

而这女孩萧晓奇却是认识,正是猪女孩胖依依!

昨天胖依依不想陪萧晓奇“送死”,一个人……一只猪跑掉了,后来萧晓奇有去找寻过,不过并没有找到,也不知道怎么跑这来了。

事后萧晓奇还问过七和知不知道胖依依的来历,七和也说不清楚,只是他当时表情有点怪怪的,好像想到了什么,又不是很确定。

此时,面对旁边几个魔族青年的调戏,胖依依没有害怕,反倒一脸陪笑,说:“各位俊俏的魔族哥哥,本猪只是偶尔路过此处,你们把我抓来这里作甚?”

“诶?怎么能说是抓呢?”一个长相邪魅的魔族青年说道,“我们是特意请妹妹你来这陪我们解解闷的。”

“解闷……”胖依依呵呵一笑,“这大战将至,各位哥哥很闷吗?”

“闷,当然闷了!”邪魅魔男接着说,“那些所谓神族仙苗,一个个怂着呢,都不敢冒头,哥几个在这守了这么久,一只兔子都没守到呢……”

一边说着,邪魅魔男仿佛已经按捺不住,一边将苍白的手伸向胖依依的脸蛋。

“不要……”胖依依连忙往后缩,奈何周围的魔族青年拦着,不让她乱动。

“你……你们想干嘛?”胖依依大吼一声,也算是给自己壮胆了。

邪魅魔男手指轻轻从胖依依脸上扫过,又舔了舔嘴唇,“你说我们想干嘛?”

胖依依顿时心惊胆战,“你们想吃我!不,不要,我们都是魔族的,自己人何必为难自己人呢,你说是不是……”

邪魅魔男嘴角上扬,笑道:“乖,小妹妹,这在咱魔域又不是什么稀罕事,相信哥哥,很快的,哥几个肯定不会让你感到一丝痛苦!”

胖依依顿时蜷缩在地上,并大吼着:“不要,不要吃我,我……我很难吃的,呜呜,不要,我都没吃你们,你们为什么要吃我……”

说着说着,豆大眼泪已经从胖依依眼中飙出来。

这是胖依依的大招,萧晓奇已经见识过了,不过现在看,胖依依这次好像是真的害怕了。

旁边的一堆魔族青年却是笑得更甚了……

“够了!”这时,黑虎口旁边突然走出来一个一脸冷肃的男子。

看到那名男子,所有魔族青年顿时安静下来,仿佛很是忌惮。

那冷肃男子长得挺俊俏,五官端正,隐隐还有一丝秀气,若不是他身上隐隐散发出的魔族气息,很容易让人觉得他是神族的了。

冷肃男子接着训斥道:“这种关头了,你们还有心思吞噬?不怕神族仙人突然冲出来把你们都杀了吗?”

这时,那名邪魅魔男一脸谄媚走了过来,笑道:“满昌大哥息怒,我们就是和那位妹妹开开玩笑,逗逗她,自然不会在这种时候下手。”

冷肃男子冷哼一声,“你们懂得分寸最好,现在要么认真起来,要么滚蛋!”

“是是是……”邪魅魔男完全不敢有半点违逆,然后他又回头朝其他人说:“满昌大哥都开口了,别玩了听见没!”

所有魔族青年这才停手,胖依依也终于解脱了,她一阵欣喜,“太好了,你们是要放我走了吗?”

邪魅魔男此时眼中却闪过一抹冷光,笑道:“想的倒美……把她关起来,回头哥几个再好好享受!”

胖依依一慌,这些人从头到尾压根就没打算放过她!

这时,已经有两名魔族青年擒住了她的双手,要将她押走,不用看了,肯定是要把她关起来。

“救命呀,猪爹,救命,我不想死……”胖依依疯狂大喊,眼泪差点又要飙出来了。

一旁的冷肃男子听到求救声后,眼中闪过不耐烦,也没有阻止邪魅魔男他们。

而就在这时,离黑虎口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大喝,“放开那个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