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公主这一次带了武月和虞丽两个人,而六殿下的身后有三名护卫,其中一个武月还很熟悉,正是当初啊到西源城来捉拿诸小宝的胡铁轮。虽然胡铁轮的武功不是最高,但是他却是六殿下最为心腹的奴才,这几年他的修为也晋升到了大武师。另外两人则是带着面具,紧跟着六殿下。但是虞丽却是能感觉到这两人的武功很高,应该不在自己之下。这种高手隐隐的散发出来的气势,让虞丽顿时就警惕起来。

“呵呵!十九妹,咱们也很长时间没有见过了,为兄倒是经常想起你啊,想不到这几年你也发展的有些规模了!”六殿下进到木屋内,也不客气,坐下来笑着说道。这个架势还真不像是来谈判的,倒像是来叙旧的!

“是啊,从皇城开始,六哥就很照顾小妹,小妹的心里真是感激不尽呢!”十九公主也是笑着说道,然后也坐在了六殿下的对面,武月和虞丽则是站在十九公主的身后。

“哪里哪里,当初是我那个妹妹不懂事,有得罪之处还请十九妹多多包涵!”六殿下有点尴尬的说道,毕竟当初她是费尽心思在算计十九公主,只是都没能得逞。所以六殿下赶紧转化了话题,看着武月笑道:“想不到武月也成晋升到大武师的修为了,真是可喜可贺!”

“不敢!我还想和这个胡铁轮切磋切磋呢!”武月则是冷冷的说道,眼睛却是盯着胡铁轮,当初胡铁轮对于她来说可是难以逾越的高手,现在她很想再和胡铁轮决个高下!

“哼!武月,不要嚣张,我随时奉陪!”胡铁轮也很恼火的哼道,想不到当初的一个小小的三级武士,现在已经成了大武师了,这晋升的速度也太快了。但是胡铁轮这几年也晋升到了大武师,他对自己的战力还是非常自信的!

“好了!现在在谈正事,这些小事等以后再说!”六殿下摆了摆手,他最关心的还是和十九公主的谈判,想要从中获取最大的利益。所以六殿下又转过脸笑着说道:“十九妹,此次会面,是不是来求和的?其实只要稍微的付出点补偿,六哥还是愿意成全你的!”

“求和?呵呵,六哥你想多了,我是来讨还华宁郡的,我接受二哥的封地,总不见得一上任就少了两个郡吧?”十九公主微微一愣,然后摇了摇头,淡然的说道。

“讨还?呵呵呵呵……十九妹,你真是会说话,六哥就算是有心帮着你,也不会拿出一个郡来做人情啊?”六殿下也愣了愣,然后不由得大笑道,在他看来这十九妹好像是太天真了点啊,什么都不想付出,就把华宁郡讨回去?

“嗯!我是先礼后兵,如果六哥不想还,那小妹只好自己夺回来了!二哥的封地现在由我掌管,我是必要把被你们强占的两个郡收回来!”十九公主点了点头,很认真的说道。

“还两个郡都收回来?十九妹,我承认你入驻以来这几仗打的很漂亮,但是你以为这样就能收回五方郡和华宁郡?你也太小看我和大皇兄的实力了吧!还是这样吧,你付出一定的补偿,我们不再进犯**郡,你能把**郡给守住,就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六殿下貌似很善意的说道。

“补偿?你占了我的一个郡,不但不准备归还,还要我给你补偿?”十九公主顿时惊讶的问道。

“当然了!你要知道,我们再继续进攻的话,你连现在仅剩的**郡也保不住啊!六哥不是和你开玩笑,我和大皇兄的人马加起来,是你的十倍都不止!为兄是真的为你着想啊!”六殿下的表情更夸张,好像完全在为十九公主着想,而十九公主竟然还不领情的样子!

“看来六哥是不准备归还华宁郡了?那这次的会面也就没什么意义了!”十九公主顿时就沉下脸说道。

“呵呵!十九妹,你好像还没明白,弱肉强食,是恒古不变的道理,你现在是弱势的一方,能保住最后的这个**郡,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嗯,说起来我是想帮你,还不知道大皇兄肯不肯放过**郡呢!”六殿下也渐渐收敛了笑容,很倨傲的说道。

“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我先收复了五方郡,再来收复华宁郡,到时候不要怪小妹兵戎相见!”十九妹站起身来,冷冷的说道。

“哦?哈哈,那我就拭目以待了,要是十九妹真的能收复五方郡,我就考虑把华宁郡还给你!”六殿下心中一动,要是十九公主真的能把大皇子给打败,那对自己岂不是绝对是个天大的好事嘛!

不管能不能收复五方郡,这两家肯定是两败俱伤。到时候再出手,那这两家绝对是强弩之末,说不定一举灭了大皇兄和十九妹,也是很有可能的啊!所以六殿下顿时就心里火热起来,做出了个很诱人的承诺,只要十九公主能收复五方郡,他就把华宁郡归还!

“好!一言为定!希望六哥能言而有信!”十九公主马上就追着说道。

“当然,一言为定!但这一次会面的事,还是不要让大皇兄知道,否则他要我配合进攻,我可就不好拒绝了!”六殿下也很痛快的回应道,在他看来,十九公主要想打败大皇子,还是有点自不量力,进攻和防守完全是两回事啊!要想靠武力攻下五方郡,十九公主的那点人马还远远不够!

回道盛王府,六殿下心里非常高兴,现在他是站在了绝对有利的位置,大皇子赢了,他可以马上发动猛攻。大皇子一旦败了,他还可以坚守华宁郡。反正这一仗打下来,大皇子和十九公主绝对是两败俱伤!

“殿下,千万不可掉以轻心啊!十九公主能力抗你们两家,还赢了你们。她的实力不可小视啊!”大学士余文长也被请来赴宴,但是余文长的心里并不踏实,因为十九公主表现的太自信了,没有绝对的胜算,哪来的这种自信?

“呵呵!老师,您多虑了!她现在是要攻出去,这可不像防守那么容易,而且五方郡的防御并不差!没有了那些奇巧的手段,十九妹也就没什么实力了!”六殿下笑呵呵的说道。

“那大殿下那里的粮食,你准备怎么办?”余文长又问道。

“我给他保证供给啊!而且还是免费的!让他的人马吃饱了有力气打仗啊!对了,来人,给大千岁的粮食减半,省的他有了粮食,就坚守不战,那我哪供得起啊!必须让他有紧迫感,不但要防守,还要反攻回去!”六殿下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马上把供给大皇子的粮食给压缩了一半,只有两万旦。

“嗯!此计可行,不能让大殿下太安逸了!要让他们打起来!”余文长这时候才点了点头,很满意的说道。然后拄着拐杖回去了,临走又回过头来说道:“记住,要是大殿下真的败了!你就主动把华宁郡还给十九公主!”

“知道!知道!老师慢走!”六殿下有点敷衍的说道,心里面是不相信十九公主就能攻下五方郡的。

等到送走了余文长,六殿下这才心情愉悦的吩咐胡铁轮道:“明天你去压粮到大皇兄那里!就说我这里也很紧张,正在帮他筹备更多的粮食,让他速战速决!”

“是!小的明白!千岁,还有什么吩咐?”胡铁轮点头哈腰的说道,然后很会看眼色的问道。

“嗯!今天心里高兴,把……文王的那几名才女给招来侍寝吧,呵呵,还是人家的女人玩的过瘾啊!等到把十九妹赶出**郡,你记着帮我把那个武月和虞丽给弄到手……”六殿下的心情极好,回味着说道,今天看到了武月和虞丽,顿时就有种不一样的感觉,那种强悍健硕的美让他很感兴趣!

“是是是!小的明白,这两个女人迟早都是您手里的玩物!”胡铁轮满脸堆欢的奉承道。

第二天,胡铁轮押运着两万旦粮食送到了五方郡,顺便还看了看五方郡的防御,心里更加的踏实了,五方郡的防御已经修复了很多,而大皇子的各种防御器械已经都架设起来,城墙上更是强弓硬弩、滚木礌石准备的相当充分。

“什么?才两万旦?这才够吃几天的?回去告诉老六,别给我耍滑头,赶紧再送十万旦来!”大皇子一看到只有两万旦,顿时就不满的呵斥道。

“是是是!我家王爷也在尽力的筹备粮食,绝不会让您失望!您就放心吧!”胡铁轮赶紧陪着笑解释道,他可不敢得罪这位大皇子,弄不好他可是要吃人的!

“嗯!你去吧!赶紧回去准备粮食!”大皇子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把胡铁轮给打发走了,两万旦的确是有点少,百万大军,相当于每人只有两斤!那岂不是两天就吃完了!

不过大皇子今天心情也算是不错,因为叶庆郡和三和郡临时筹集的十万旦粮食已经到了,还有急需的草药和各种军需物资也都送来了,这就是有自己的大后方的好处,各种物资能源源不断的保障供给。所以大皇子又有底气了!

虽然对十九公主的那些火器和地雷很是忌惮,可是要守住五方郡,还是很自信的,哪怕是僵持着,着急的也是十九公主。所以大皇子的心里舒畅多了!晚上还特意的准备了一桌酒宴,难得享受一番,这一回又有一名美女倒霉了,成了大皇子的下酒菜了!

一顿饭吃了一个时辰,大皇子已经是酒足饭饱,喝得酩酊大醉,搂着两名侍女呼呼大睡。可是到了后半夜,忽然营中火起,手下的护卫慌慌张张的跑进来禀报,叫了很长时间,才算是把大皇子给叫醒。

“什么?着火了?粮食又被烧了?”大皇子刚开始还迷迷糊糊的,但是一听到粮食被烧,顿时就被惊得清醒过来了。然后就是暴跳如雷!十二万旦粮食啊,就这么有被烧毁了?

大皇子气急败坏的冲到了大帐,司徒不凡已经愁眉苦脸的等在那里了,手下的文武官员也都尽数到齐,都在心里打鼓,不知道大皇子会怎么样暴怒呢!

“把……把守粮仓的武将给我杀了!司徒不凡,你是怎么安排的,连个粮仓都守不住,你究竟派了多少人镇守粮仓啊?”大皇子暴怒的在大帐中怒声呵斥。连司徒不凡也被当中责骂,这还是司徒不凡第一次被这么责骂。

“应该是那个诸小宝,军士们看到一只白虎,在粮仓中来回的穿越,所到之处,都是烧起了大火,根本就五人能追的上。微臣已经派了五万人马守护粮仓,不是他这种特殊的神兽之功,根本就进不到粮仓!”司徒不凡低着声音说道。他心里也郁闷极了,没想到诸小宝竟然会出手,他是大紫瑞国的人啊,可是再想想,又没什么可指责的,人家还自称十九公主的驸马呢!驸马帮着公主,也算是天经地义啊!

原来大皇子这边的粮食一到,诸小宝就得到消息了。本来叶青虹想去烧粮仓的,但是这一次诸小宝给拦下来了,有了前一次的教训,粮仓周围肯定是重兵把守,叶青虹肯定很难靠近的。所以诸小宝决定自己出手,为了十九公主,诸小宝也算是拼了!

本来诸小宝是想摸到大皇子的营帐,把大皇子给刺杀了,那样群龙无首,势必会彻底的大乱。但是,摸到大皇子的营帐,才发现根本就无法靠近,周围遍布明少暗哨,还有大批的护卫守在营帐周围。还没靠近,老徒弟就感应到了一丝强大的气息,那是大尊者才有的,大皇子的营中中居然还隐藏着一位大尊者。

还好老徒弟警觉的快,带着诸小宝赶紧撤出来,随后屏蔽气息,隐藏了起来。刚刚隐藏好,营帐中就极速的窜出一人,身材魁梧,一脸的凶相,但是身上的气势绝对是大武尊级别的,应该就是那个蛮荒大尊者。

蛮荒大尊者站在原地仔细的感应了一会儿,竟然感应不到刚才的气息了,他有点疑惑的看了看四周,然后才悻悻的这返回去。当时他正在和大皇子一起喝酒吃肉,喝的有点多,所以反应才迟钝了点。

诸小宝马上就放弃了刺杀大皇子的想法,刚才蛮荒大尊者给他的感觉,非常的强,比老徒弟强的不是一点半点,他们师徒俩架起来恐怕也不一定能打的过人家!

所以诸小宝还是赶往粮仓,周围的五万人马硬是把粮仓给围在当中,司徒不凡也算是够谨慎了,采取这样的扎营方式就是为了确保粮食的安全。

可是这种人数众多的防守,能难倒老徒弟,却是难不倒诸小宝,他凝结出白虎法相,人和法相合二为一,一路就冲了进去,而且这一次凝结出的白虎法相很小,比一只狼狗大不了多少,但是速度奇快,那些兵士们都根本来不及反应,眼看着一只迷你小虎冲了进去,等到想起来要追的时候,早已经不见踪影了。

来到粮仓前,诸小宝也很庆幸,还好是自己亲自来,司徒不凡竟然把粮食堆放在了十几个库房内,预防万一,就算是烧了一个库房,也能避免其他的库房跟着遭殃,因为每座库房都还离开了很长的距离,司徒不凡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但是碰到诸小宝就算司徒不凡的晦气了,诸小宝的白虎法相陡然变得巨大无比,一对虎爪顺手一拍,就把库房的大门给拍的粉丝,然后冲进去,他的虎爪上还发出炙热的火芒,那比一般的火焰要威力大的多,所经之处马上就燃起了熊熊大火,根本就没办法扑救。所以十几个库房无一幸免,全都被烧了。

等到全都烧着了,这只白虎法相朝大火中扑去,一转眼就消失在熊熊火海当中了。而过了一会儿从里面跑出来一个穿着普通兵服的小校,大呼小叫的在招呼人救火,然后趁乱逃了出去。不用问,这名小校就是诸小宝了!

“诸小宝?难道传言是真的?他真的是神兽血脉?”大皇子也有点呆住了,过了一会儿才转过头问蛮荒大尊者:“大尊者,这人你能出手吗?能杀了他吗?”

“能!但是很难,我并不以速度见长,他要是一味地逃跑,我也拿他没办法!而且我一出手,势必会惊动无为那个老东西!”蛮荒大尊者迟疑了一下,然后才低声说道,他还没有和神兽血脉的人交过手,并不是很有把握。

“好吧!司徒先生,你看你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大皇子这时候也冷静了下来,语气也变得平缓了,毕竟司徒不凡这一次做的已经是很周密了,但是碰到虎啸般这个妖孽,只能是任倒霉了!

“赶紧再向六殿下催粮,还有,让树下的四个郡再度紧急调度粮食,尽快送来!另外马上做好准备,我估计十九公主的人马,拿上就会趁乱发起攻击了!”司徒不凡还是很冷静,这时候并没有慌乱,而是有条不紊的做主了周密的部署。

但是等到了天亮也没看到十九公主的人马发动攻击,反倒是午时,从十九公主那里开来了八辆形状怪异的车仗,还没有马匹牵引,竟然完全是自己开过来的,正是改进过的机甲战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