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无:“……”

花无明明要比纪文康矮一些,现在两人相对站立,却突然有了一种居高临下的嫌弃。

纪文康装作没看见,也并不是太想看见。

他咬着下嘴唇,可还是没忍住,痴痴地笑了。

一直的忐忑现在总算平缓下来,只要他当听不见,那就是案板上钉钉的真切!

花无往旁边偏了偏头,荡开了稍长的刘海:“你是没有听到我在讲什么吗?”

纪文康有些无奈地看着她,像是非常耐心地对待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小花,只是你身为局中人,没有明白,其实你对我是有一点对别人不同的情感的,你只是不懂,以后我教你吧。”

花无感觉自己气累了。

纪文康:“好吧。”

看着纪文康像是要妥协了,呸,清醒了,花无这下终于松了口气。

她就怕被纪文康不管不顾地缠上了。

不是有那个俗话呐,烈女怕缠郎。

其实花无之前未偿不曾想过要给纪文康一个机会,但是现在感觉确实没到,还有各方面的考究,总之这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

不妨等到天时地利人和,花无那时或许也会心甘情愿地掉坑。

但是现在看着傻乎乎的纪文康,她暂且觉得要离那个坑远一些。

毕竟她之前喜欢的人跟标准与现在的纪文康相差也太大了。

花无不确定自己对纪文康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

总之没有双方的真情实意,这件事都是行不通的。

不过现在纪文康想通了就好,就怕他转不过弯来。

纪文康此时满脸失落,硬手段她也不吃,先斩后奏也不行。

那他也不至于紧紧相逼,把原本还算和谐的关系,给逼的针锋相对了。

纪文康很僵硬却又硬是要装作若无其事地把之前偷偷带过来的一朵玫瑰花塞进了花无的手里。

花无的态度也很很强硬,她不松手。

纪文康急了,当下一咬牙,飞快地亲了她一口,把玫瑰花硬塞在花无握着的半拳里,火速逃离案发现场。

花无愣住了,等她游魂归位的时候,走廊那一端已经见不着纪文康的身影了。

她呆呆地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玫瑰。

玫瑰是娇艳欲滴的鲜花,因为纪文康太过粗鲁,花瓣被折了几折,现在看上去就知道玫瑰是已经被辣手摧残过了的。

花无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良久才缓缓地伸出了手,用指尖轻轻地抚过那折掉了一半的玫瑰花瓣,又轻轻点了点。

而坐在最角落里的肖冷跟魏朴珏,俩人一直没说话,淡定又冷漠地像是已经出世了。

等到外边走廊里面已经没有了声响之后,两人面面相觑。

肖冷眨了眨眼,双眸里面是坦然如水。

魏朴珏咳了几声,率先打破了这份沉默。

肖冷用手撑着自己的半边身子,还是没有放过魏朴珏:“你听到了。”

她用的是陈述句,早八百年就确认了,现在只是把问题摆到了明面上。

魏朴珏承认了。

随即,肖冷手撑着半边身子,苦口婆心地劝告魏朴珏:“你有没有觉得这……不是一个很好的行为。”

魏朴珏轻笑出了声,“可是你也不是吗?”

明明俩人做的都是隐秘得不能再隐秘的事,此时却心照不宣地默认双方也是如此。我爱看中文网

不然也不会送出个那么意味深长的眼神了。

咳咳,魏朴珏还是有些尴尬。

他第一次把逆天的听力用在了这途中。

因为他觉得纪文康跟花无谈恋爱有些奇怪。

当然他也不是认为,花无既然之前喜欢自己,就应该是纯粹的喜欢,不应该变心那么快。

魏朴珏并没有那种地球围着他转的主角中心思想。

只是他有些担心纪文康。

在之前的交流相处过程中,魏朴珏是很欣赏花无的。

关于花无的品性,魏朴珏自认为也是了解了一二,所以他并不是怎么担忧花无跟纪文康在一起是图什么。

主要是纪文康虎了吧唧的,也不知道那小子是不是恋爱脑,一头栽在花无身上,撞了南墙也不回头,花无又对他没心思。

他怕以后纪文康缠着他哭。

麻烦。

所以还不如在事情未发生之前阻止。

为了偷听纪文康跟花无之间的对话,魏朴珏找出了一大堆借口出来。

肖冷看着并不怎么愧疚的魏朴珏,担心自己把他给带歪了,不想让他热衷于此事,于是急忙转移了话题。

“你怎么可以听那么远了?你练了?”

说到底,肖冷更诧异的还是这件事。

这里距离走廊的尽头还有一段很长的路,况且这个包厢还是隔音的,门也未开。

能够窃听那么远的距离,绝对是一件不容小觑的实力。

魏朴珏有些尴尬地揉了揉眉尾,凑在了肖冷的耳边,低声说道:

“就在突然看见纪文康出去的时候,有点想听听他们会说什么。

之前也没有那个能听到的预料,反正也是随便耍耍的,可是没想到这次竟然能追着纪文康走去那么远。”

他的五感里,动用听力的次数是最少的,除了上次遭到埋伏之时,之后那种窃听就相当于摆设了。

这次确实出乎他意料。

听到俩人第一句话并不是聊那些羞羞的事情,魏朴珏也便没有及时收回来,他想看看听力的极限,所以就一直听着听着……

就偷听到了一些小东西。

肖冷欣慰地揪了揪魏朴珏的头发,非常诚恳地鼓励道:“你很棒。”

对于小孩子来说,要进行鼓励式教育,这样才能更开心的成长发育。

魏朴珏对于肖冷来说,那真的是娇娇弱弱的小baby了。

她也觉得自己需要把魏朴就当做孩子来养。

于是魏朴珏在这种关系中成功的升了一级,从类似于肥肥猪的宠物变成到了塑造性强的后代。

而且这个后代还很得肖冷的欣赏。

魏朴珏看着肖冷此时的表情,自己脸上的神情也开始多姿多彩的。

不知道是为何,他竟然从肖冷的眼睛里看出了“有子如此,夫复何求”的满意!

他没瞎吧!

这莫名其妙的身份是怎么来的?

魏朴珏憋的很,但偏偏肖冷还在等着他宣言似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