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姨她是嫁到了省城,每年也会回来个一两次。”方静云笑道,“回头我给我小姨打个电话,让她下次回来的时候,再多带两顶这样的遮阳帽回来好了。”

方静云能主动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也是她对秦慕童的心意,秦慕童当然不会拒绝。

“行啊!”秦慕童笑着回答道,“那到时候我把帽子钱拿给云姐,云姐你帮我拿给你小姨吧!”

方静云随意的点了点头。

她们俩都不是缺一顶帽子钱的人,自然犯不着为了这点儿钱推来推去的。

方静云就揽着秦慕童的肩膀,刻意遮挡了她的身形,带着她往外走去。

方静云个子本来就高,她这一挡,一下子就把秦慕童的身形给挡了大半。再加上秦慕童也算是“乔装打扮”过的了,俩人从秦家关着门的裁缝铺门口路过的时候,秦慕童都已经瞧见坐在门口的陈田生陈明父子俩了,那俩人还在朝路上人潮涌动的学生群里使劲儿的盯呢。

秦慕童心里一跳,赶紧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生怕被这俩人给发现了。

方静云察觉到她的小动作,不着痕迹的侧了侧身子,把秦慕童和陈家父子的视线之间,隔得更开了。

在方静云的掩护下,秦慕童很快就回到了家,老太太已经把话都做好了,还热情的招呼方静云留下来一起吃饭。

方静云笑着拒绝了:“不用了韩奶奶,所里还有事儿你,我一会儿回所里去吃饭。你和童童两个人在家小心点儿,别被人给缠上了。”

她也是知道应昂被陈宝兰冤枉的事情的,而且看样子,她知道的甚至都不比秦慕童少。

郑方义从屋里出来,眼神不善的看了方静云一眼:“有我护着童童和奶,她们当然不会被人给缠上!”

对上郑方义,方静云可就没什么好脸色了。

她白了郑方义一眼,道:“你要那么有用,还用得着我护送童童回来?”

郑方义:“……”

得,他就不该出声!

郑方义当然不怕陈家人,可陈家人要是缠上了他的话,那麻烦也不小。

为了避免这些麻烦,他也只能跟秦家祖孙一样,避着不见陈家人。

秦慕童在旁边偷笑。

每次看到方静云怼得郑方义说不出话来,她怎么就那么开心呢?

难道是因为她平时被郑方义怼了太多次了?

方静云又嘱咐了秦慕童两句,就告辞走人了。不过她走的时候说了,让秦慕童吃了午饭在家里等她,她会来“护送”秦慕童上学的。

秦慕童:“……”

这陈家人的事儿本来跟她们家没关系才对,怎么就给她们家添了这么多麻烦呢?

等秦慕童睡了午觉起来,方静云还真的又来了。

“放心吧,我刚刚进来的时候瞧过了,之前守在你们家门口的那几个人已经不见了,可能是去办别的事情去了。”方静云笑道,“这一次啊,咱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学校,不用再偷偷摸摸的了。”

秦慕童听得松了口气,紧跟着又把心给提了起来:“他们不会天天都在这儿守着吧?也不能天天这么麻烦云姐你啊!”

郑方义忙道:“他们应该不会的。明天陈宝兰就该上庭了,到时候他们肯定也会去的。等陈宝兰的案子完全判下来之后,陈家人知道这事儿没法更改了,迟早会回村子里去的。”

但愿如此吧!

秦慕童点了点头,心情到底还是放轻松了不少。

她跟着方静云一块儿出门去上学,果然没在自家门口看到陈家人了。

下午上课的时候,严珊珊还问她呢:“童童,韩奶奶的裁缝铺今天怎么没开门啊?是不是韩奶奶的身体不舒服啊?”

严珊珊跟秦慕童处得不错,她还跟秦慕童一块儿去秦家吃过饭,她和老太太自然也是极为熟悉的。

因为老太太做的衣服又好看又结识,还比外头服装店里的要便宜,严珊珊甚至还帮她家的亲戚朋友在老太太这儿订制过衣服,给老太太介绍了不少生意呢。

如今乍一看到老太太的裁缝铺竟然关着门,她难免就关心几句。

“没有,我奶身体好着呢!”秦慕童笑道,“是有个朋友家出了点事儿,我奶过去帮忙去了,裁缝铺这边暂时就顾不上了。不过裁缝铺还是能照常接活儿的,有小卖部的洪晨哥帮我奶招呼着呢。包括之前我奶已经接下来的活儿,也会定时交货的,不会耽搁了大家的时间。”

她后面这话,显然说给那些竖起耳朵听她和严珊珊说话的人听得。

毕竟,在她家裁缝铺里订了新衣服的人,光是他们班上就有好几个呢!

秦家的裁缝铺关了门,这些交了定金的学生们,就算是嘴上不说,那心里肯定也是着急的。

这本就是人之常情,没什么可指责的。

果不其然,秦慕童这话说出来之后,朝她们这边打量的视线一下子就少了不少,大家心里也隐隐有些不好意思。

严珊珊反应过来,顿时没好气儿的道:“谁担心这个啦?跟几件衣服比起来,那当然是韩奶奶的身体更加重要了!”

“我知道我知道。”秦慕童笑呵呵的道,“我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嘛!”

严珊珊嘟了嘟嘴,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压低了声音道:“童童,这眼看着就要到暑假了,你暑假有什么安排没有啊?”

秦慕童一愣,道:“我还没有想过那么远的事儿。不过,估计我到时候也就是给人做做家教,赚点零花钱吧!”

严珊珊无语的道:“你家又不缺钱,你至于这么着急赚钱吗?”

她对秦家的情况多多少少也是有些了解的,知道她家就她跟老太太两个人,老太太则开了个裁缝铺贴补家用。

这么听起来,秦家的日子似乎有些不太好过,但从秦慕童平时的穿着习惯和言行举止来看,她显然也是个没怎么吃过苦头的姑娘。

那秦家肯定是不缺钱花的。

要不然的话,严珊珊也不会当着秦慕童的面这么说了。

秦慕童失笑道:“谁还会嫌自己手里的钱太多了啊?再说了,暑假这么长,我总得给自己找点事儿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