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华歆、王朗与董昭的确私下里串通过,为曹操进公爵,加九锡而努力。

当然,他们做这些事自然要报与曹操得知,要不然舔狗就白当了。

曹操知道之后,也已经默许了这件事。

毕竟袁绍将四州之地平分给三个儿子一个外甥,这已经犯了兵家大忌,袁氏势力再大,也拧不成一个拳头了。

而且此时消息传来,袁绍回到邺城后便病重不起,命悬一线,如此在整个北方更没有人可以与曹氏相抗衡了。

再加上曹操自己也觉得五十年前辽东殷馗断言,“五十年后,有真人起于梁、沛之间,其锋不可挡,”这句谶语说的就是他。

于是曹操不免有种志得意满的感觉。

他为汉室立了那么大的功劳,难道当不起一个公爵么?

“他们硬要给为父进公爵,加九锡,平儿你怎么看?”曹操却似笑非笑的侧身看向刘平。

“此天命所归,小婿以为,岳父顺其自然即可。”刘平熟知历史,知道这都是早晚的事。

他作为一个现代人,又没有什么忠于汉室的思想。

对他来说,扶保曹昂登上世子之位,然后篡汉登基,给他留一个长期的金饭碗混吃等死,这才是终极目的。

只可惜,这个目的却总是跑偏,如今他倒成了曹氏最忙的人。

“平儿,你也认为此乃是天命所归?”曹操捋着胡须,淡然微笑,他说的是那谶语的事。

其实谶语这种东西,只有应验的才被记载了下来,证明这是上天的旨意。

那些没有应验的,早就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了,又有谁知道?

刘平笑了笑道:“当初董卓作乱,是岳父为首倡义师讨伐,此前天子蒙尘,是岳父悉心迎奉,如今袁绍谋逆,又是岳父亲率大军平定。

此桩桩件件,实对汉室有再造之功。

汉室要对岳父进公爵,加九锡,正是顺天应人,故而小婿没有觉得有何不妥。”

“好!”

曹操激动的站了起来,两眼放光的倒背着双手来回走了两步。

他何尝不知道,他无论怎么做,曹氏发家史终归为当世文人士大夫所不齿。

于是他便要迎难而上,在他身上将曹氏家族荣耀推至巅峰。

如今他已经有了俾睨天下的实力,凭什么不给他与之相匹配的地位?

进公爵、加九锡,此前他做的还有些遮遮掩掩,可是如今连女婿刘平都认可,那还有什么可顾忌的?

“让董昭、王朗、华歆等人再去多多联络朝臣,皇帝如不答应,那就……逼他答应。”

“诺!”

满宠应命,然后看了刘平一眼,见刘平没有什么再补充的了,便倒退着出门。

刘平才是许县县令,满宠虽然负责一切政务,但理论上刘平是他的顶头上司。

而且因为上次查奸细事件,刘平给了他立功赎罪的机会,他还是很感恩的。

……

处理完公事,曹操带着刘平来到司空府后宅。

他们在官渡与袁军相抗衡,司空府后宅这些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很担心。

尤其是从前线只言片语传来,曹氏作战不利之时,她们每个人都揪心不已。

毕竟曹军真要是作战失败,首当其冲受害的便是这帮女人们。

曹操攻破别人城池,***女的事也没少干过,若是许都被袁军攻破,她们岂能保得清白之身?

年纪大的不过一死,年轻貌美的恐怕个个都会难逃凄惨的下场。

可是她们又帮不上什么忙,所以这大半年时间里,整个司空府的人都惴惴不安,夜不能寐,只能在丁夫人的带领下,天天跪在神像前,祈祷神明保佑曹氏,能抵挡住袁军。

但是,她们的祈祷似乎并没有感动神明,曹军的形势并没有直接的好转。

别人不清楚内情,但是丁夫人却能随时从曹昂口中知道前线正在发生的事。

事实上,到了最后紧急关头,曹操预感到快要无力回天的时候,也没有瞒着丁夫人。

而是略带歉意的把实际情况全都派人告知了这个跟随他几十年的女人,希望丁夫人能安顿好一切,等待刘平撤军之后,赶紧带领一众女眷逃往兖州避难。

可是以丁夫人之刚烈,只要曹操一死,她压根儿就没想着要逃。

更何况逃往兖州就安全么?

曹军主力全灭,许都守不住,兖州又岂能守住?

所以,丁夫人早就通知阖府上下,做好与许都共存亡的打算,城破之时,绝不能留一个活口给袁军。

那些日子,整个司空府内宅,都笼罩着一股悲壮的气氛。

甚至早已开始暗中布置灵堂、寿衣、棺木、纸人纸马等发丧用品,随时等着曹军战败的消息传来。

可是紧接着消息便传来了,却是刘平率军偷袭乌巢成功,尽数焚毁袁氏屯粮。

此事成了整个官渡战场的转折点,曹军不仅没有失败,反而大破袁军,将袁绍那个魔王般的人物杀回了河北。

这消息一传过来,整个司空府内宅之人立马爆裂,她们哭着、笑着,压抑已久的情绪瞬间释放了出来。

府里那些发丧用品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张灯结彩,欢庆胜利,简直比过节还要兴奋百倍。

曹氏几个女儿全都涌到曹节闺房里,表达感激之情。

毕竟刘平的突出奇兵是这次曹军取胜的胜负手,一众女子心中不免对曹节怀有深深的羡慕。

能择得如此才能出众,立功无数的佳婿,今生当无憾事了。

只可惜刘平只有一个,她们再也难觅的另一个可以与其比肩之夫君。

丁夫人也很高兴,有刘平这等贤才辅佐曹昂,儿子的世子之位自然是稳稳当当,根本没有任何人敢觊觎,尤其是卞夫人,哪怕三个儿子个个出众,但是没有刘平这等俊杰在旁,也只能望洋兴叹。

自那之后,丁夫人欣喜之余也放松了对大家的管制,司空府内宅从上到下着实热闹了几天。

今日曹军回军,刘平跟着岳父进入内宅的时候,只见丁夫人全身盛装,带领一众侍妾以及女儿,足足得有数十人,盈盈冲曹操拜倒,口中道:“妾身恭迎家主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