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龙张牙舞爪,看起来非常威猛,不知攻击力如何。

何平握紧拳头,猛地跳起,迎着水龙的头部,一拳击出。

哗啦一声,水花飞溅,巨大的龙首竟然应声而碎。

虽然头被击碎,淡蓝色水龙的身体却没有散落,重重砸下,撞在何平的身上。

何平体术惊人,自然不惧这水龙的撞击。可是,他很快发现,事情远远不是那么简单,失去龙首的水龙,似乎有生命一般,猛地向何平缠绕过来。

这个时候,那个被何平击碎的龙首之处,片片水花猛地一合,一个新的龙首再次出现,咬向了何平的头颅!

何平又挥出一拳,击打在水龙的嘴里,将它再次化为四散的水珠。

另一只手握紧长剑,轻轻一挥,长剑击打在水龙的腰部,将其击为两段。

水龙似乎有不死之身,每次击毁,瞬间就会恢复。

对方肯定还有后手,被水龙这样不断纠缠,也不是办法,得想办法脱离它才行。何平这样想着,忽觉头顶一暗,一柄蓝色的巨锤从天而降,带着冰寒之力,猛地砸向他的头部。

何平想躲,却发觉又被蓝色水龙缠绕,速度变得很慢,根本无法躲避。无奈之下,何平只好双手握剑,向上格挡。

轰的一声,蓝色巨锤被击起,带着矮胖修士,一起向后飞去。

对这一锤,矮胖修士极有信心,他想象中,对手即使不会被砸倒在地,也必会被冰霜禁锢。哪成想,不仅对方毫发无损,自己还被击飞了出去,这是怎样的肉身强度?怎样的冰霜抗性。

“缠绕术!”

身体后退中,矮胖修士突然听到对面传来一声大喝。

何平再次将祭出自己拿手的藤蔓。提升到练气后期之后,何平的缠绕术提高了不少。

半空之中,矮胖修士忽然被一片绿雾包围,绿雾迅速变成四五根藤蔓。藤蔓如灵蛇一般,疯狂扭动,极速成长,迅速将他身体爬满。矮胖修士拼命挣扎,可是,这些藤蔓非常坚韧,牢牢地困住他,其双手双脚都几乎无法动弹。

何平猛地下蹲,单手握拳,击打在地面之上,以他身体为中心,一股无形波动向四周散发,缠绕在他身上的水龙片片碎裂。

借着反冲之力,何平的身体腾空而起,一下冲到了矮胖修士面前。

矮胖修士想要抵挡,怎奈浑身被藤蔓缠绕,根本无法做出有效的防御,只能硬扛何平一拳。

嘭——

矮胖修士闷哼一声,被击落到地面,哗啦一声,水花四溅。

还未等矮胖修士爬起,又一只拳头从天而降。

嘭——

水花漫天飞舞,矮胖修士被砸进了沼泽之中。

砰砰砰,何平一连几拳打出。

矮胖修士像一个沙袋一般,被打得剧烈震动,蜷缩在泥水中,一动不动,显然已经晕了过去。

“126号胜!”

一个略带磁性的男声响起,周围的沼泽消失不见,何平的脚下变成了光滑的广场,那名矮胖修士平躺在广场上,滴滴答答,泥水不断滴落,洇湿了一大片。

几名修士跑过来,将矮胖修士扶起。

矮胖修士悠悠醒来,大感郁闷,他已经练气八层,在外门弟子中,属于顶尖的存在,本来这次志在必得,竟然变成这样,第一场就被淘汰,并且憋屈之极。

何平自然不知道那名修士的想法,优哉游哉的走在人群里,四处观望,看看有没有有意思的比赛

他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位韩飞宇师兄正在和一名艳丽女修在斗法。

阵法中,韩飞宇和女修站在一片草地之上。

韩飞宇取出一只金黄色的小钟,口中念念有词,小钟腾空而起,长成一人多高,并变得透明起来。

艳丽女子是一名风火灵根修士。女子一掐法诀,一团小小的火焰,出现在她指尖之上,火焰轻轻旋转。

随着火焰的不断转动,火焰的颜色越来越深,并逐渐变大,片刻之后,火焰变成足球大小,表面光滑无比,就像一个巨大的玻璃球一般。

女子手指一点,嗖的一声,火焰球直冲出去, 撞在巨钟之上。

轰的一声,火球爆裂,不大的火球,竟然蕴含着巨大的能量,火焰一下将韩飞宇吞没。

火焰熊熊燃烧,附近草木枯萎,地面一片焦黑。

火焰之中毫无声息,不知道韩飞宇情况怎样。

女修似乎不放心,双掌相对,一枚淡青色的环刃出现在手中,随着她不断注入灵力,青色环刃越来越大,最后竟变为车轮般大小。

“去!”

女子娇喝一声,环刃旋转着飞出,一下冲入火焰之中。

当——

震耳欲聋的撞击声响起,环刃倒飞出去,斜斜地插在草地之上。

火焰逐渐熄灭,透明的巨钟露出,虽然有些变形,看起来摇摇欲坠,可是还在苦苦支撑。

韩飞宇取出了一柄淡绿色小剑,手指一点,小剑飞出了小钟,停留在半空之中。

韩飞宇一道道法诀打出,小剑开始颤动起来,发出阵阵嗡鸣之声。

女修不敢怠慢,祭出一张青色的大盾,护在了身前,紧接着,手一张,将草地上的环刃收了回来,握在了手中。

那个透明的巨钟像个龟壳一般,防御力太强,太不容易攻破,得想想办法。

韩飞宇可不肯等她想到办法,小剑似乎蓄力完毕,化作一道淡绿色的流光,猛地刺向女修的咽喉。

女修手腕一番,一股股风灵力注入大盾。大盾变得颜色更深,更加厚重。

噗的一声,不知道那柄小剑是什么级别,竟然一下洞穿了大盾。

女修脸色大变,此刻,那柄小剑就悬在她面前,剑尖紧贴着她的喉咙,股股杀意透体而入。

“我认输!”

韩飞宇收回飞剑,手一张,巨钟逐渐缩小,化成一把金色的小钟,落在了手心。

“承让!”

韩飞宇抱了抱拳。

阵法撤去,周围变成了广场

韩飞宇施施然走了出来。

何平若有所思,整个过程中,韩飞宇几乎没有用法术,单靠两件法器就解决了战斗。这家伙还是一贯神秘,不肯暴露实力,要是自己也能这样该多好。下面的战斗中,最好别碰到这家伙,否则,真有点缠手。

“韩师兄,好厉害啊!”

何平走了几步,来到韩飞宇面前,抱拳道。

看到何平,韩飞宇眼前似乎一亮。

“ 何师弟谬赞了。秘境一别,一向可好?”

“还可以吧!在下天赋不太好,不过每日苦修而已。”

韩飞宇笑了笑,对何平道:“不知何师弟在哪一峰修炼?”

“在下属万事堂,修炼之处距离此处很近,师兄可愿意到小弟处喝一杯?”何平客气道。

“在下正有此意。不知这何平酒楼可与师弟有些关系?”

何平有些汗颜,于师叔竟然给酒楼起了他的名字,不知怎么想的。

“实不相瞒,这里的酒水正是小弟提供。”

“那为兄更得拜访一次,讨一杯酒水了,哈哈!”

两人来到何平洞府,分宾主坐下。

何平接了一大扎啤酒,分别给韩飞宇和自己满上一杯。

“韩师兄请!”何平端起酒杯,举到胸前。

韩飞宇也将酒杯端起,将啤酒一饮而尽。

“果然别有特色,师弟的酿酒技术,令人叹服!”

这哪里是何平的技术,化学老师教的啊,何平还是客气一番。

两人一番客气,一番恭维之后,韩飞宇终于将话引入了正题。

“何师弟对地理方面颇有研究,不知对我们所住的大陆,不对,按师弟所说,就是这个星球吧,这个星球之外的世界,师弟是否有所了解?”

韩飞宇已经不是第一次问这个问题,他到底想知道什么?

“韩师兄,能否告诉小弟,为什么想知道这些?”

韩飞宇笑道:“到了这个时候,为兄也就不隐瞒了,师弟是不是来自于另外的世界?”

何平脸色大变,这个韩飞宇怎么看出他来自地球?

韩飞宇似乎早就料到何平这种反应,微微点了点头,沉吟道:“我也不怕告诉师弟,为兄和师弟一样,也是来自其他世界!”

又是一名穿越者!何平更加吃惊了。

“师兄也是来自地球?”

也许在韩飞宇帮助之下,他将来回到地球的把握更大。因为那里有他的家人,如果能够回去,何平一定回去一趟,当然最好还是能穿越回来,谁不想修得无上大道?

“地球?师弟是来自那个地方吗?”韩飞宇叹了口气。

看来何平想多了,对方不是。

“我来自一个大陆,不知道距离这里多远,我已经调查了好久,没人听说过那个大陆,典籍上也没有记载。”

韩飞宇似乎伤感起来,也许他再也回不去了。何平也一样,明明知道这里也是地球,可是这不是他的地球,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来的。

“何师弟能否告诉为兄这个地球之外的情况?”

“地球只是浩瀚宇宙中一颗很小的行星,地球在围绕着太阳运转,太阳系有八大行星……”

何平将他所学的天文知识一一讲来,从太阳系讲到了银河系,讲到了星云,讲到了宇宙。

韩飞宇认真的听着,似乎出了神。

“韩师兄,可有你熟悉的消息?”

韩飞宇摇了摇头:“没有,你说的每一个地方,都与我所知的世界大不相同。”

韩飞宇到底来自于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