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晚好”,章珂先是跟张印打了个招呼,而后将视线放置在了王新的手上,柳眉含煞道:“小新新,你安心养伤,这笔账珂姐会替你连本带利的讨回来,还真是反了他吕晓光了,这么放肆真当没人能治他?”

章珂双手叉腰,杀气腾腾的模样活脱脱像黑社会大姐大,让得在场众人纷纷哑然失笑。

“阿印你徒弟一直都是这种画风吗?那你可得小心了,这么彪悍我怕你降不了啊。”金主扯了扯张印的衣服,小声比比道。

张印照着金主那明显是名牌的潮鞋狠狠踩了一脚,让得金主吃痛碍于王新需要静养的份上,却是只能倒吸一口凉气发出“嘶”的一声。

“你这张嘴挨我这一脚一点都不亏。”张印可不管金主有他痛,在他看来就是活该的。

潘灏东是一脸疲惫之色的回来了,连带着还有两个警察过来要王新的口供,张印他们先撤了出去。

“怎么样?”张印问询道。

“凶手是个老手,没少干这种勾当,选择的地点没有摄像头,那把作为凶器的锤子也没有留下任何指纹,当时应该是戴了手套,暂时是没找到什么蛛丝马迹,不过只要他做过那就一定会留下痕迹,肯定能抓到。”

潘灏东很是笃定的说道,作为一个热血且中二的少年,他相信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

“这事交给警察处理,阿新被袭击的那个地方已经被保护起来了,等到天亮比赛的时候我要把吕晓光那家伙打成一条死狗。”潘灏东语气充满狠辣之意,让人听了不禁心生寒意。

“下三滥的手段只会证明他心虚而已,就算他找人废了阿新一只手,但他该输还是得输,并且,我会让他输得很彻底。”张印眼睛微眯,如一道狭长冰冷的刀锋慑人无比。

“对线上我会完爆他,区区一个国服第三孙尚香看把他给傲的,这种人就是欠收拾,阿新也是我兄弟,这口气我也得替阿新狠狠出一下。”金主言语中对于吕晓光所谓的国服孙尚香很是不屑,他也确实有这个资本。

金主是受次级联赛战队教练重视的天才射手,吕晓光国三孙尚香在他眼里确实算不得什么,因为他是国一孙尚香,国一和国三之间虽只差两个名次,却是犹如天堑一样不可跨越。

而且,如果金主想,那十个孙尚香的国服榜他至少能占七个,若是火力全开的话全部占据也不是不行,所谓的霸榜便是如此了。

“我有个提议,就是由我来用阿新的账号来和神堂打,这样阿新也不算是缺席了我们的比赛,你们觉得怎么样?”张印疑问句之下却是肯定至极的语气,他这个提议简直不要太妙。

“不错嘛阿印,这提议很棒,就这么定了,等到时候把神堂往死里锤就行了,最好是2:0零封他们,甚至不止是比分零封,也要让对面在人头上被零封,要让神堂见到我们破晓就绕道走。”

张果冻赞同之余不忘恶狠狠的将想要全面零封神堂的想法说出,老实人张果冻一旦被激怒了那后果很严重,详情参考老实人Stich的爆发。

“那是自然,你不说我们也会尽量去那样做,对付吕晓光这样的家伙,是不需要任何道义的,我们还得虐虐他的泉,让他知道有些人招惹了就得后悔终生。”潘灏东不止想零封,而且还想虐泉。

“OK,废话就不要说了,我大晚上把徒弟都叫来了,人员问题不用担心,先打两盘五排让我们适应一下我徒弟的加入。”张印微笑着道。

吕晓光之所以会选在昨天夜里派人动手,那自是因为只要第二日张印他们人员凑不齐没法挑战他们神堂,那再想动摇他们神堂的校队位置就得等到这届高校联赛了。

而那时,吕晓光已然对这劳什子校队身份不感兴趣了,因为他多半会得偿所愿能够一亲芳泽了。

那所谓的校队名额就当施舍给破晓的好了,他这个人一向如此,只能够他给别人,不能别人从他手里抢东西。

因为今天是当月的最后一天,过了今天那吕晓光就能够进入到高校联赛开启一月前不得挑战直至高校联赛结束的规则保护期,还得感谢他的未来女朋友章珂的帮助。

所以,他时间选的不可谓不刁钻,但这漏洞也很明显,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这事是他找人做的,但就算知道又如何?又没有证据指认他,就算有那也不会是现在就能拿出来的。

何况,吕晓光笃定自己选的那家伙不会出卖自己,就算是被抓进去了,他也有办法把人给保释出来,无非就是警察局几日游而已。

他们吕家虽不如潘家背景那么雄厚,但也是有些话语权的,只要他动作快,潘灏东就算有心想截人都截不到,他不信潘灏东会为了王新这个虽然家庭还算富裕,但实则对潘灏东起不到任何帮助的人强出头。

在吕晓光看来,潘灏东做做样子应该就可以了,他是无法理解除了利益之外的情感,在他看来只有利益才是根本,其他都是虚的。

这和吕晓光的成长环境有很大关系,已然是生长成了一个畸形的怪物,这世界虽阴暗横生但大抵还是美好的,只可惜吕晓光只会看到那些阴暗。

吕晓光算错了潘灏东对王新的感情,那他的计划多半是要夭折了的,只不过其仍然沾沾自喜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而那两名警察录完笔录就离开了,他们知道王新需要静养,但是看到张印他们排位打得火热不免摇摇头,这小伙子真可怜,自己都那样了他这些狐朋狗友还只顾玩游戏都不知道关心一下他。

张印他们自是不知道自己被冤枉了,就算知道也是一笑置之,这些东西没必要和外人解释,只要王新理解他们就足够了。

王新自然是理解的,如果张印他们现在不抓紧练习反而对他嘘寒问暖的话,那王新才是不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