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消的一舔,小狐狸的眼睛便是一亮,抱起灵果咬了起来,吃得吧唧吧唧响。

一颗灵果迅速吃完,它吧唧了下嘴,又看向了陈长生,显然是还想要。

陈长生也不小气,取出几颗灵果笑眯眯的丢了过去,望着小狐狸的吃相着实感觉有趣。

这狐狸是陈长生一开始来这小道观见到的,本来他是准备住在雷城的客栈中的,但既然这里有这么一只小狐狸,也便懒得住过去了。

几颗灵果被小狐狸嗤噗嗤噗地一下子吃完,它倒在地上,揉着肚子,一副 已经吃饱的样子。

陈长生在这一刻是真的怀疑,这小狐狸是否有灵智。

但这种念头也只是一闪而逝,笑了笑,他正要打坐之时,忽然的外面传来一阵声音。

“好饿啊,我们什么时候停下来休整片刻?”

“前面便有一座道观,我们进去看看吧。”

几道声音传来,下一刻陈长生便见到门外出现了三人。

两男一女。

一个中年人,一个髯须大汉,还有一个小家碧玉模样的女子。

三人见到陈长生的那刻目光微微惊讶,但很快的其中一人便看到了躺倒在地的那只小狐狸。

“嘿,有吃的了!”

一个大汉笑道,其他二人目光看着陈长生。

“这位,你是这道观内的道人吗?”其中一个中年人道。

陈长生想了想,点点头,“算是吧。”

那中年人笑了起来,“那道人,我们今晚能不能在这里借宿一?明早便离开。”

“你们随意。”陈长生回答道。

那名大汉却已经上前,望着躺倒在地的小狐狸,笑道:“奎哥,狐狸肉虽然骚了点,但也还是能吃的!”

他的动作惊动了正在地上打盹的小狐狸。

小狐狸瞧见大汉眼中的凶光,两颗晶莹剔透的眸子有些害怕,下一刻跳到了陈长生怀里。

陈长生也正盯着大汉看。

“这位道人,你养这狐狸做什么?”大汉注意到了陈长生的手正在摩挲狐狸,而狐狸也并未反抗。

目光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陈长生回答道:“天地万物皆有灵,这狐狸与我有缘,我自然养它。”

陈长生这回答可谓是附和了道家的理念,但却让大汉很是不爽。

他正要再开口间,那中年人却拦住了他。

“抱歉了,我这兄弟属实是有点饿了,不知道道人你知晓哪里有食物吗?”

对于这个问题,陈长生挑了挑眉头。

“出道观向前一里地,有个番薯田,自己去偷一点来。”

听到陈长生这话,那大汉脸色更加难看了。

他向前一步,逼我道:“你手里就有只祸害百姓的狐狸,为何不拿出来让我吃了?我这是帮助苍生百姓!”

大汉怒声道,对于陈长生这种行为极为不满。

陈长生懒得理会他,直接闭目而去。

一个练了些许功夫的武夫而已,还不值得自己动怒。

见陈长生不搭理自己,大汉冷笑一声,正要给他点颜色瞧瞧时,中年人却忽然拉住了他,看向陈长生。

“既然如此,那我们几人便先去弄点番薯再回来了。”

说着,中年人一把拽住大汉便往外面拖,直到离开道观几十丈才松开了大汉的手。

“奎哥,你这是何意?”大汉本想发怒,可见到中年人冷淡着脸,疑惑开口。

中年人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自己身边一直未曾开口的女子。

“月儿,你怎么看?”

被称为月儿的女子虽然生得不是极美,可却是有种小家碧玉的气质,越看越有味道。

只见她犹豫了一下后,看向道观方向,迟疑道:“那人,应该是个修士。”

“修士?修士又何妨,奎哥你不就是筑基修士,仙师吗?”

大汉不屑开口。

中年男子无奈的看了他一眼,“阿木,你要知道,我们这是在雷城附近,随便出来一个修士可能都是结丹元婴,不是我们能招惹的!”

听到中年男人的话,大汉缩了缩头,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嘀咕道:“结丹元婴什么的,哪有这么常见,咱们那个郡就属你修为最高了!”

大汉的话,中年男人实在不知道如何解释了。

叹了口气后,他带着二人向夜色中走去。

道观中,陈长生听着几人的对话,嘴角浮起笑容。

只不过让他有些疑惑的是,那个女子明明只是一个普通人,为何可以确认自己是修士呢?

心中不解,陈长生却是懒得多想了。

三人莫约半个时辰后便返回,一人手中拿着几个番薯,走进道观之时,大汉还是满脸不高兴。

倒是中年人走了过来,拿了两个番薯给陈长生。

“仙师,你也吃点。”

陈长生摆摆手,“不用了。”

见陈长生拒绝了,中年男子也没有强求,三人在道观中生出了一堆火,开始烤起了番薯。

不多时便有一股清香飘出,髯须大汉吃得是不亦乐乎。

小狐狸本埋头在陈长生怀里睡觉,闻到这香味,抽了抽鼻子,竟然又饿了起来。

大汉见到这一幕,吃得更加高兴了,不乏有幸灾乐祸的嫌疑。

陈长生微微一笑,手中凭空浮现了几个颜色绚烂的果子。

坐在对面的三人当即便是一愣。

果然,是修士!

但更让人吃惊的是,陈长生手中的果子都极为不凡,仅仅是那股清香,几人闻上一闻,便感觉浑身舒泰。

这恐怕是灵果。

中年男子目光微凝。

但让人吃惊的还在后面,陈长生竟然直接将这灵果喂给了小狐狸!

把灵果喂给一只狐狸?!

大汉愣了愣,他虽然不知道陈长生手里的究竟是什么果子,可看中年男子的表情,必定是极为不凡。

而就是这么不凡的东西,他竟然直接喂给了一只狐狸?!

而我却在吃番薯?

这不是活得连畜生都不如吗?!

大汉深吸了一口气,忽然感觉手里的番薯没滋没味了。

其他二人也是如此,中年男子对陈长生越发忌惮了。

能出手如此阔绰,将灵果喂给一只狐狸,怎么可能是一般人?

三人心中震惊,陈长生却无所谓。

区区几颗灵果而已,陈长生还真不在乎。

关键是这狐狸挺讨喜,亲近自己。

喂狐狸吃完灵果后,不知是不是错觉,落在对面三人眼中。

这狐狸的皮毛又光滑了些,连眼中也多了点神采。

三人看在眼中,皆是默默咽了口口水。

一夜时间缓缓而过,第二天陈长生从打坐中苏醒时,中年男子也睁眼。

“多谢道人留宿了,日后再见!”中年男子告别。

陈长生点点头,也起身。

“道人,你这是要去哪?”中男年男子发问。

陈长生看了一眼远处,“雷城。”

“那我们倒是同行了。”中年男子笑道。

陈长生报以一笑,向远处的雷城而去。

相比较四人往城内方向赶,雷城中则是无数修士出城后,化成一道流光向北方而去。

天空中几乎到处都是修士掠出的痕迹。

三人望着这一幕,感到极为震惊。

陈长生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却没有说出来。

只是希望,这些人在那边等了这么久什么也没发现,不要太生气啊。

想着想着,陈长生嘴角浮现出笑容。

一向修士人满为患的雷城,今日修士却比以往少了不知多少。

但凡是有一点野心的,都已经向着天星城而去了。

不谈其他,即便是大部分都清楚,自己没有争夺仙药的这个实力。

可去看看总是没坏处的。

万一能捡到仙药的一丝根须,都绝对不虚此行!

也因此,雷城格外冷清,甚至大部分店铺都关门,暂停营业了。

陈长生和三人在进城后便分开了,他径直去往了城中心位置。

那里有一座闻风阁,陈长生便是去那里打探一下消息。

只不过他还没走到楼下,便见到了楼上的一道背影。

“为何,这么像幼薇?”

陈长生摇摇头,向楼上而去。

多半是苏幼楚在。

入楼,闻风阁的这几位侍女,因为最近陈长生经常来,还有苏幼薇给的信物的原因,对陈长生已经很熟悉了。

眼下笑了笑,上前询问陈长生需要信息。

陈长生迟疑了一下,说句等等后,向楼上而去。

“姐姐,我说了我已经悟的差不多了嘛。”两个容貌相差无几的女子打闹在一起,其中一个稍显稚嫩的开口撒娇道。

苏幼楚听到这话,眉头皱了起来,“圣人传承,哪有这么快就能完成的,你真不是半路出家的?”

“没有半路出家,我才不当尼姑呢!”黑衣少女撇撇嘴。

“话说姐姐,我来找你是想要陈长生信息的,你真的没有?”

“我真没有,他简直像是人间失踪了,只不过现在倒是有点头绪。”

“嗯,说来听听?”黑衣少女好奇起开。

苏幼楚见她这样,无奈叹了口气。

“他有什么好的,你就这样惦记着?”

“你妹妹可没惦记着!”苏幼薇气呼呼起来,“只是他欠我东西,我找他还而已。”

苏幼薇的话,让苏幼楚愈发无奈。

想了想正要再劝说一番之际,忽然的门响了。

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