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进入天宇戒中的两兄弟受到戒子内法则的压制,别说运转力量,就连移动都有些困难。

超强重压还在加强,他们已匍匐在地上。

“爷,爷爷!”

十几声呼唤,箫贵终于听到。

“你们怎么样了?”

“重,疼!”

断断续续的话传来,箫贵舒展的眉头再次皱在一起。

尝试过多种方法,自己都没能进去。

“什么破戒子,连主人都进不去,要你何用?”

很嫌弃地将它从手上摘下,‘嗖’的一声响起。

箫贵眼前一黑,然后就发现自己来到个很陌生的世界里。

“大山,小山?”

呼喊着向前探索。

不多时,就看到痛苦的他们。

箫贵担心它对自己不利,九耀连体决和尖刺外壳同时开启。

“没问题?”

再三确认后才来到他们面前。

“好舒服!”大山缓缓坐起,一脸享受地望向四周。

小山赶紧向影子落下的方向移动。

身子进入里面,浑身顿时一轻。

箫贵有些疑惑地望着自己的影子,轻轻向旁边移动了些。

小山的半只脚露在外面,疼得他连声哀嚎。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得想办法离开这里才行。”

尝试过多种办法,都不行。

这段时间里,大山和小山已恢复过来,缓缓汇向影子中央。

“爷爷,我们只要步调一致,便能出去。”

箫贵尽量配合着他们,还是因步调不一致而不敢在前行。

“草,老子作为你的主人,你就这样对我的?”

愤怒咆哮声回荡。

也不知道戒子是真听到他的怒骂声,还是他们在不知不觉中脱离了重压区域,身体猛地一轻。

大山很小心地弹出脚,发现没有重压,才缓缓走出来。

“好诡异的地方,大家小心点!”

箫贵继续向前探索,他们则向两侧探索……

几十分钟过去,先前的重压并没有在出现。

“呼呼,终于可以休息了!”小山很慵懒地躺在地上,后背却突然传来冰凉的感觉。

凉意一闪而逝,他也没在意。

三人休息了一段时间,刚站起,一道超强的光束将附近笼罩。

还没等他们挣扎,就彻底消失不见。

咚、哎呦!

小山摸着头上的大包,摇晃着脑袋站起来,余光正好看到正前方的一片黑压压的生灵。

“啊,小心!”

箫贵和大山同时望向这边,倒吸了口凉气。

“狼群,还是魔狼群!”

呜呜、嗷……

超长狼嚎响起,最前排的狼群疯狂冲来。

它们速度很快,相互间更配合得很默契,你想完全避开就得加大消耗。

几次闪躲后,箫贵才发现,这里不能使用灵力。

“你们小心点。”

大山和小山在这种情况下战斗很吃亏,因为他们除了灵力攻击手段,别的一点也不会。

好在,他们的本体是岩石,坚硬度还算可以。

魔狼对他们造不成伤害,将攻击目标变为箫贵。

“连大山和小山都对付不了,还想对付我?”嘀咕间,就想从右手中拿出白骨鬼阳来战斗,摸到指节上才发现它已不见。

箫贵嘴角扬起一抹苦笑。

哗啦!

左斜面的空间裂开,莹白色的东西正飞速而来。

箫贵被吓得不轻,赶紧退到安全位置上。

此物已出来了一半。

“草,原来是我的兵器!”

冲过去将它拔出,然后砸向魔狼群。

前排的魔狼死伤惨重,却没能将后面的惊退。

呜呜嗷……

极远的地方有个很高大的魔狼,正指挥着它们疯狂进攻。

长时间战斗,体力消耗非常严重,又要照顾大山和小山,箫贵实在有点手忙脚乱。

余光瞄到魔狼的腿骨,连续扯下两根,递给他们。

“跟着我!”箫贵挥舞着白骨杀向前。

大山和小山年纪虽小,实力却异常强悍,跟着箫贵的攻击节奏,很快就将附近清空。

三人如杀神般向前移动。

“不好,快退!”

箫贵之前就有些怀疑,等反应过来,冲出来的通道已被彻底堵死。

“任何敢进来的生灵,都得死!”

大山和小山属于外来者,被声音震得都有些站不稳。

“草!老子这个主人都没发话,几时轮到你个喽啰在哪儿张狂?”

呜呜嗷……

“叫?叫锤子叫!”箫贵的无名火上冲,淡红色气息环绕。

距离最近的魔狼赶紧向后退。

“再不让开,死!”

带着滔天杀意的冰冷声音传得很远。

高大魔狼短暂犹豫后,派出四头比它小些的魔狼。

他们距离箫贵很远,一时半会过不来。

“再说一遍:滚开!”

魔狼很害怕,缓缓向后退。

几秒后,他们就撞在了一起。

呜嗷嗷……

前排被魔狼首领指责,稳定身形后直接杀过来。

“照顾好自己!”箫贵用白骨将靠近大山和小山的魔狼击杀,边冲,边叮嘱。

箫贵一马当先,很快又杀出条血路。

敌人悍不畏死地靠过去。

不停绞杀下,尸体已堆积如山,血液已汇成流水。腥臭无比的血腥味里,混合着让人欲呕的腐烂气息。

“好,难闻!”

大山和小山早就受不了,一棒敲死两个魔狼后连连干呕。

同时,两个身体娇小的魔狼正从背后靠近他们。

箫贵转身斩杀魔狼时刚好看到,忙喊道:“小心!”

第一个字响起,魔狼已发动攻击,大山为了不让弟弟受伤,全力将其推开。

伶俐爪击落下,两道长长的血痕从肩甲处延伸到尾椎。

“哥!”小山身上的气息变得很古怪。

淡淡雾气环绕,然后不断涌进狼骨大棒中。

“死,死!”

莹光闪烁的大棒只要挥舞,就有数十只魔狼被击杀。

后方危险解除,箫贵终于送了口气,将全部身心放在对抗上。

不管如何斩杀,冲来进攻的魔狼却越来越多。

“爷爷,我撑不住了!”

小山扶着受创严重的大山靠过来。

三人背靠背,戒备地盯着四周。

两秒过去,四股很强的力气在急速靠近。

“千万照顾好自己,一有机会就往外冲!”

“好!”

他们年纪是小,却不傻,这种环境下,想要冲出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只能尽最大努力不让魔狼靠近。

箫贵将全部力量都汇在白骨鬼阳上,希望能在第一时间里,弄死一两个厉害的魔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