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处的孩童发现了他们两人,围在他们身边好奇着打量着他们二人,不时发出清脆悦耳的笑声。好不热闹。

两人手拉手肩并肩,漫无目的的走了下去,在他们身后,留下了两行大小不一的脚印,这两条脚印很长很长,一直蔓延到了视线的尽头。

走着走着,莫邪停住了脚步,因为他闻到了一丝熟悉的香味儿,这正是他儿时的味道,似乎说烤肉,又似乎是烧烤!

他站在那里仔细辨别香味儿的来源,然后眼睛一亮,拉着柳若羽向着香味儿的地方寻了过去,果然,他们找到了一片巨大的苹果园,苹果园的深处有一间石头房子,这房子是石头和红砖堆砌而成,似乎有些破败,但是一点也不影响它的美感!

莫邪拉着柳若羽寻找了过去,果然在石头屋子门前发现了一个年轻人,那年轻人穿着一个大裤衩,上身仅穿着一件廉价的白色背心,脚上拖拉着一双满是破泥土的拖鞋,这形象多少有些简陋,但是这年轻人却一点也不为意,此时他一边哼着小曲一边,一边在忙活着手里的事情。

他的手里此时正捧着一个黑乎乎的泥团。

听到身后脚步的声音,这个年轻人回过头来看了一下,然后他的表情变得怪异了起来。

“你是?莫邪?你居然回来啦?”

此刻他的表情有些诧异,又有些震惊。

这家伙得有三四年没有回来过了吧?这个时候居然回来了?

“王清强,几年不见,你还是这副德行。”

莫邪撇了撇嘴,看着眼前这个邋里邋遢的青年,嘴角也轻轻的弯起了一丝弧度,眼前这青年是他为数不多的几个好朋友之一,小的时候,他经常跟在自己的屁股后面,去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而每一次被捉住接受惩罚挨打的时候,莫邪总是把王清强推出来,推说是王清强的主意。

导致王清强从小就被揍过好多次。

还真是怀念以前的时候呢。

“你这家伙还知道死回来?”

王清强此时也怒了“你不知道莫家大爷特别想你?还有没有良心啦?一走好几年,一点音讯也没有,怎么在外面混不开啦?想着回来啦?”

说到这里,他一肚子怨气,这家伙说走就走,当初都没有对他告个别,让他在村子里的威风都少了一些,让他在村子里的泼皮无赖孙建那里吃了好多的亏,这口气至今都难以咽下,因为少了莫邪的存在,导致孙健那孙子彻底嚣张了起来。

莫邪无视他的话,大步上前从王清强手里抢过了那个泥疙瘩,看到这玩意儿,他的眼睛都明亮了起来:“还是跟以前一样,馋的要死,这玩意归我啦!”

不由分说,拿过那个泥团,就把外面包裹的泥团给敲了下来,然后从泥团的里面掏出了一个用荷叶包裹的东西。

这荷叶稍微打开一股肉香混合着荷叶的香味儿飘散开来,香味浓郁,让人馋的不行。

当莫邪终于把那层荷叶扒开,露出了里面的东西,那似乎是一只被清理干净的小鸟,看上去相当诱人。

酥黄的皮肉油光嫩滑,恰到火候,上面冒着腾腾的热气,那股热气带着浓浓的香味,让人闻的食欲大开,忍不住偷偷的吞咽口水。

莫邪撇了王清强一眼,然后又自己从屋子的小桌上拿来了一个玻璃瓶子,玻璃瓶子,里面装着的是王的母亲自己做的辣椒酱。这辣椒酱又香又辣,如果能吃上一口这样又香又辣的辣椒酱,只怕厌食症都能给治好了。

这可是烧烤的必备,莫阳以前没少吃过,拧开玻璃瓶,用刷子狠狠地站了一下辣酱,然后将手中的小鸟给全身涂抹了一遍,然后把用荷叶包裹着的小鸟递到了柳若羽的面前。

“尝尝看味道如何,在城里,你怕是吃不到这山珍海味,这可是相当美味呢。”

柳若羽轻轻的接了过来,用嫩葱一般的手指撕下了一块肉塞往嘴里。

她只感觉自己的味蕾轰然爆炸开来,这是一种怎样的美味?她的平生都没有吃过这样让人过瘾的食物,似乎也就只有莫哥哥亲自下厨时才能吃到这样的人间美味吧?

吃到嘴里第一个感觉就是辣。这个辣,辣而不辛,让人大呼过瘾,然后那股浓厚的肉香味儿和荷叶的清香味儿这个时刻才开始爆发,充斥着整个口腔和味蕾。

果真是人间美味。

这辣酱辣的过瘾,这肉香的也无法描述。

“感觉如何好吃吗?”

莫邪紧紧的盯着柳若羽,等带着她的评价!

柳若羽此刻却没有说话,脸色有些羞红,紧接着又撕下了一块肉,塞到了嘴巴里,闭上眼睛,开始仔细的享受。

这真是胜似活神仙的享受,这农村的家伙还真是享受啊。这样的美味比那些米其林星级餐厅所做的东西。好吃万倍。

夏日的清晨,在一片苹果林的世界,吃着这样的美食,确实是人生的一大享受。

柳若羽的嘴唇红润娇艳,闪着油光,看上去极为性感。

一边的王清强早已看的目瞪口呆。

他妈的!莫邪这家伙,难道把天宫里的仙女给拐了下来?怎么有如此这般好看的美人?比平时电视上看的那些明星都要好看太多了。难道这是他的女朋友?造孽啊!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啊!王清强嫉妒得捶胸顿足仰天长叹!真是造化弄人呐。

“王清强,你嫂子没吃过瘾,走,咱们再去捉几只回来,好的,好的,吃个痛快。”

柳若羽的眼睛更加明亮了,对于吃美味她非常感兴趣,但是对于捉鸟来说,她同样感觉很稀奇!

夏季的清晨,总是格外热闹的,树上各色小鸟叽叽喳喳,组成了一首美妙的歌曲。

王清强从腰间抽出一个木质的弹弓,从口袋里拿出一颗弹珠,对准树上的麻雀拉弓射箭,不对,射的是弹珠!

弹珠犹如初弦的利剑风驰电掣射向了麻雀,只是准头有所欠佳,从麻雀的头顶一飞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