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的眼神太清澈了,曾几何时她的眼神也如这般。

司南玉笙瞧着她,好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或许那些人也觉得她单纯好骗。

司南玉笙忍不住揉了揉小鱼的脸颊,“那么姐姐给你吃的东西,你喜欢吃嘛?”

“我喜欢。”小鱼说道。

“那以后还想吃嘛?”

“想啊。”

“那你以后有好吃的,会不会给姐姐吃?”

“当然会。”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玉笙姐姐。”

“姐姐也喜欢小鱼,所以有好吃的就想给你吃。”

小鱼害羞的笑了笑,“小鱼好开心,玉笙姐姐你真好。”

司南玉笙又揉了揉她的头发,宠溺的说道,“好了,去玩吧。”

小鱼听话的起身,一步三回头的跑了。

司南玉笙望着她远去的开心的背影,真的希望这个单纯的小女孩会一辈子开心快乐的长大。

突然,她的发顶也被人揉了揉,她扭头瞪了那人一眼,“不要摸我头发。”

东方无衍挑了挑眉,“咦?你刚才这么揉别人可以,我揉你就不行?”

“我又不是小孩子。”

“在我眼里,你就是小孩子。”

司南玉笙吭哧吭哧了两下,好像很生气,却也只是拨开他的手说道,“不要以为年纪大就可以为所欲为。”

东方无衍黑了脸,年纪大?他年纪很大吗?他不过是二十五岁啊!他就不该心疼这个孩子,这孩子真的是太气人了。

“你若是像小鱼那么乖巧,多好。”他感慨的说道。

司南玉笙听了皱眉,老男人竟然拿她和小鱼比较,好气啊!她不是气小鱼,而是气东方无衍这么说她,不管是小鱼还是小花,他都不可以拿来与她比较好吧。

她是独一无二的,而且她乖不乖巧,关他屁事?

等一下,为什么她会这么生气?

算了算了,不要生气了!这种老男人说的话,完全可以无视的。

“我本来就没打算乖巧!”司南玉笙说完就想掐自己两下,说好的无视呢?说好的不生气的呢?

东方无衍觉得这丫头越发莫名其妙了,好端端的就生气了,不过他觉得这丫头生气起来竟然还挺有趣的。

于是,东方无衍又揉了揉她的头发,“那就多揉揉,说不定就乖了。”

司南玉笙给他气笑了,又把他的手扒下来,“不许揉。”

毫无意外的,东方无衍再次揉她的头发。

司南玉笙放弃了挣扎,只是快速收拾了自己的家当,然后起身来他的手就自动离开了她的头发。

回到家,司南玉笙摸了摸方才被他揉过的发顶,嫌弃的说道,“老男人,哼!”

不多时,千兰城便被黑夜笼罩,皇宫里灯火辉煌。

再到了深夜,皇宫里便只剩余零星一些个火光。

当阳光普照大地,乾坤大殿上的朝臣们塔日而来。

萧景元坐在龙椅上,俯视着他们扫了一眼,“左相呢?”

“左丞相今日身子不适,告假了。”

萧景元啧啧道,“这都几日了,争的还告假。”

“五日了。”

萧景元暗道,这宇文佑怕是要等这十天过去,才会回来上朝,那天他回来就把司南玉笙说宇文佑会摔跤的消息告诉了李泽,李泽受到他的暗示后将这些转告了其余大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