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看不见,周时亦对于这种没有打招呼就突然靠近的人格外的敏感。

可一拳打过去,听到的却是女人的闷哼和痛呼,而这时门口也传来莫管家的声音。

”乔小姐,我们少爷还没起床,您这样不合适。“

听到莫召叫乔小姐,周时亦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那一拳打得人竟然是乔安沁。

虽然有些后悔,但他还是冷着脸质问道:”谁让你进来的!“

然而乔安沁虽然捂着脸,满脸的痛苦,却笑得异常开心。

她没有说话而是快速的扫了一眼主卧,视线最后落在了周时亦的眼睛和腿上。

她这此来就是为了要确定,周时亦的眼睛是不是和他的腿一样也是装的,毕竟万一她猜错了,最后用尽手段嫁了,最后发现是个瞎子,岂不是得不偿失。

想到这,乔安沁不但没有回答周时亦的呵斥,反而委屈的说道。

”我……我只是想要和你开个玩笑,谁知道你会真的打我!“

乔安沁的话让周时亦的眉头微微皱起。

或许是脑海中那个单纯可爱的小女孩形象实在是太过鲜明、清晰,以至于周时亦明明感觉到乔安沁变了却依旧不愿接受。

听到乔安沁喊疼,周时亦的手抖了一下, 随后才犹豫着问了一句。

”还……疼不疼?下次记得,不能不打招呼就靠近我……这次打你是轻的!小心下次我把你门牙打掉!“

乔安沁的视线却始终盯着周时亦的眼,越是接近她就越是怀疑周时亦的眼睛好像真的看不见,于是忍不住抬手在周时亦的眼前晃了晃。

果然周时亦毫无察觉,而是继续说着:”还有,你先出去一下,我要起床了。”

乔安沁眼底闪过一丝惋惜,有些纠结的说道:“啊,要不我帮你?你不是看不见吗?”

乔安沁努力的压抑着心底的失落,甚至恨不得立刻转身离开周家,离开国内回去求爷爷让她再想别的办法,不一定非要联姻。

可还没等她下定决定门口,莫召就有些狼狈的从楼梯爬上三楼,然后冲进房间。

他一眼看到周时亦正安坐在床上这才松了口气,然后不等周时亦开口,他便冷着脸毫不客气的说道。

“乔小姐请你自重。你这样不合适,况且就算你要帮忙,少爷的腿不能动, 您也帮不上什么忙。“

乔安沁闻言悻悻一笑这才从床沿上站起来,转头看向莫召。

”莫叔叔,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为什么我感觉这一次我回来,你就不像以前那么喜欢我了,而且还处处针对我。“

说着她便转头看了眼周时亦,握紧手心的手机,继续对着周时亦说到:”时亦哥,那我就先出去了,我在楼下等你。”

说完她才真的走出周时亦的房间,站在门外她转身看着床上的周时亦,和跟过来关门的莫召,再次转身的时候嘴上却挂着一抹冷笑,再次走进电梯下楼去了。

坐在客厅了,乔安沁想了很多,最后决先给爷爷打了个越洋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老爷子的声音满是喜庆,一听是乔安沁的电话便笑着说道:“安沁啊……你弟弟找到了!找到了。“

这个消息吓得乔安沁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她紧张的声音都有些打颤 ,然后问道:”那个……爷爷,您别开玩笑了……我弟弟……怎么可能,不是已经丢了五年了……怎么会?“

”是真的,已经做过鉴定了。你找个时间回来一趟,也好看看你弟弟。“

说着老头便直接挂断了电话,甚至都没有询问乔安沁为什么打电话回家。

挂断电话,乔安沁整个人都愣住了,随后无力的跌坐在沙发里。

她眼睫不断地眨动,心底却早已经翻江倒海。

咬牙抬头看了眼三楼,乔安沁嘴角得笑却变得讳莫如深,这世界始终都不要公平。

对她更是如此,她为了乔家做过多少牺牲和努力,结果还不如一个才五岁的小杂种,一个明明应该早就死了的小杂种。

想到这里,乔安沁终于不再等待,而是立刻拿起自己的包,快步走出别墅。

她要立刻回去,一定要立刻回去,不然……一切就都完了。

乔安沁就这样不请自来,连招呼都没打就又走了,一边走她一边再次打开手机定了一张最早的机票。

而此时的三楼上,正在和莫管家说话的周时亦手机也响了。

听到安迪播报,周时亦微微蹙眉立刻想到不久前陈医生的电话,然后便联想到手术的事情。

于是他立刻看向莫召,示意莫召帮他把手机拿过来接听电话。

果然电话刚一接通,就听到陈医生焦急的说道:”周三少,出事了!病人今天早晨病情突然恶化,医生说了,这次很可能救不回来了。“

听到这里,无论是周时亦还是莫召都忍不住屏住呼吸,继续聆听。

陈医生的语速越说越快,”医院让我通知你尽快赶过来做手术,最好是八个小时之内。不然他们就只能把眼角膜顺延给下一个等待手术的病人。“

虽然早就有了一些猜测,但真的听到陈医生说起手术,眼角膜的时候,周时亦和莫召的心都忍不住一紧。

空气陡然沉静下来,然而不等周时亦说话,莫召就已经行动起来。

“好,陈医生,我们知道了,你记住一定要帮少爷保护好那对眼角膜,我这就订机票。”

莫召表现得比周时亦更加紧张和急切。

他甚至不等周时亦挂断电话,就已经拿出手机开始订机票,拿护照、整理周时亦的衣服。

莫召的动作极快,自从接通电话到他整理完一切,准备的万无一失也不过十几分钟的事情。

周时亦则自己站在浴室里,一边刷牙一边犹豫。

虽然恢复视力是他经过深思熟虑的决定,但真的意识到要做手术的时候,他竟然有些心慌。

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周时亦这才径直走浴室拿起手机就给安瑾薇打了过去。

虽然不能直接告诉安瑾薇他是出国去做手术,但他至少要跟安瑾薇打个招呼,说他要出国出差,少则十天,多则半个月就能回来,不然……以安瑾薇的性格一定会生气。

于是他嘴角挂着笑意冲安迪说道:“,拨通安瑾薇的手机。”然后便摸索着回到床沿坐了下来,静静的等着, 结果……

电话才响了一次便停了,随后就是手机播报的声音。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