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元尊 圣墟 三寸人间 飞剑问道 伏天氏 牧神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趣阁小说网 > 灵异 > 青鸟异闻录 > 第二百四十章 所谓不肖子孙就是说这种人

青鸟异闻录 第二百四十章 所谓不肖子孙就是说这种人

作者:卿禹 分类:灵异 更新时间:2019-12-03 12:03:49 来源:平板电子书

由于古青鸟的参与,李海诚的病情诊断变得非常轻松。有关巫蛊之术的相关信息,他们都获得的不多,但是正向兰陵所说,天下大道都是殊途同归,既然知道了鬼人头的工作原理和产生过程,那么就必然可以得到相应的解决办法,古青鸟这样想着,看向额了兰陵,发现兰陵正在眉头紧皱。但是这种抽没苦练的样子基本上只维持了一会儿,然后就消失不见了。古青鸟虽然有些好奇,但是也没有多问,只是家装设计你们都没看见的样子,然后跟着兰陵走出了医院,上了车之后,古青鸟问道:“还有什么事情不对吗?”

兰陵看看古青鸟,笑了笑拉住了她的手,说道:“巫蛊之术是上上个时代的残留现在重新现实,并不是一个什么好事情,加上之前老教学馆的事情,还有上神在背后作祟,这些事情看起来没有什么关联,但是你应该能够柑橘得到,玄门当中的气氛越发的诡异起来,乱象丛生,很多搅风搅雨的家伙们都出现在了人们的眼中,并且肆无忌惮,已经影响到了正常人的生活和工作,我在想这是不是就代表,玄门的世界会就此乱起来。因为毕竟在每一个历史时代,都不一定能够得到有效的一只,所有的时代都会有一单动乱的发生,这就是我们需要注意的,虽然现在人道还依然是整个世界的主流,但是玄门的人想要作乱,依然还会使一场巨大的风波。这一场风波如果波及到太多的普通人,很可能会影响到上面的对于玄门的看法,毕竟现在的时代,稳定和发展才是一切的基础,如果有人作乱的话,上面不可能放任不管的。”

古青鸟感受着手心的温度,想了想说道:“我觉得不用担心,至少这些人都还没有出来,也说不定到底是不是,而且玄门当中还有很多很多厉害的人存在,比如你和老王爷,还有秦端雨他们,还有很多的隐世门派,我觉得如果玄门当中真的要掀起一场风雨的话,那些隐世门派虽然不出世,但是身在玄门当中,他们也不能够免俗,一定会出来帮忙的,既然有那么多人都可以帮忙,我觉得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坏人终究都只是少数人,好人才是大部分,所以邪恶才永远都战胜不了正义。”

兰陵笑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有道理,是我的担心有点多余了。不过湖啊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我们还是需要做好迎接这一场动乱的准备,尤其是在我们自身的防护方面,你的修行还要继续,增强自己的 势力,我最近会招募一些高手,作为我的手下,这也是各个镇守的习惯,到时候我的身边有了人,就可以更好的保护我们身边的人了。上神那个家伙已经跟我们结下了梁子,到时候一旦天下乱起来,他注定是要过来找我们的,何况你的身上还有从他手里抢过来的神眼。”

古青鸟听了兰陵的话,也是紧张了起来,虽然口口声声地说正义终将战胜邪恶,但是古青鸟还是很慌的,毕竟异瞳的拥有者最大大优势就是瞳术,但是天窥秘法是一门没有多少战斗能力的法门虽然能够最大程度上保护神眼不受到伤害,也能够最大限度上激发神眼的作用,但是在战斗方面上的输出实在是不太够,就算是古青鸟学习了一些战斗的技巧,也不可能有太大的提高,因为天窥秘法的能量形式就不是为了战斗而准备的,所有的 能量都是为了神眼和身体来服务的。所以兰陵说的很对,当乱世来临的时候,他们需要谨慎小心,一定要谨警惕上神的威胁,从秦端雨的情况来看,就知道上神根本就是一个没有底线的人,而且还很喜欢报复,喜欢让人生不如死,这样的人出现爱世界上,而且还整天盯着你,就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

两个人先是回到了别墅里面,兰陵需要画符准备。古青鸟询问兰陵:“阎罗的能力就是画符吗?还是说还有其他的能力?”

兰陵一边准备一边说:“阎罗和判官最大的区别就在于,阎罗的权柄更大,如果说判官是公正法治的,那么阎罗就是独断专行的。判官需要先确定省领导罪责,然后才能够施展自己的能力去做一些事情,而阎罗不需要,阎罗只要是想要做,就完全可以去做,不需要担心任何的事情,只需要担心天道是否会允许这样做。画符并非是阎罗的能力,画符只是一种攻击方式,我之所以选择画符这种方式,就是因为阎罗的力量太大了,从根本上来说,阎罗神位所带来的力量根本就是判官的数倍以上,虽然我现在还没有获得神位,但是已经和阎罗的神位有了一些关联,算是半神,只是没有神灵的全部权柄而已,但是已经有大量的力量涌入过来,这种力量非常难以操纵,所以我现在还在适应当中,只有适应了这些能量,才能够正常的使用,所以平时的时候,和人拼斗根本就不能涌出阎罗的力量,不然就会反噬自身,而画符是一种非常温和的方式,而且也是一种有效的 方式,将阎罗的能量用在画符上面,可以将符文的能力提升到一个神灵的境界,就能够有效地使用阎罗的力量,而且还能够在将能量灌注到符文当中的时候,加强自己的掌控力度,也算是一种修行方式,所以我一直都选择利用符纸作为我最有效的攻击方式,其实没有符纸也是可以的,如果不考虑我自己的后果,遇上上神的时候,我至少可以利用我掌控不了的 那些能量,将上神给打成残废,但是到时候如果失败,那我就没有下次了,而且能量的爆发还会波及到无辜的人,所以根本上来说,阎罗的力量现在对我来说,最有用的地方,就是画符了,或者还可以制作法器,不过阎罗是地府的神位,制作出来的法器也是冥器,一般人也用不了。”

古青鸟点点头,算是明白了阎罗这个东西到底是怎么操作的,也明白了兰陵为什么扼要独树一帜地用符纸来作为攻击手段。能顾欧利用神位的力量发挥最大的实力,何乐而不为?

兰陵就在这一会儿的时间画了整整的一沓符纸,各种符文都有,一边画,兰陵一边跟古青鸟介绍:“这个符文,叫做却煞符,可以将人身体里面的煞气解决掉,李海诚身体里面的鬼人头所留下来的煞气,最终就要靠这个符文来祛除。而且这个符文的作用,则是将所有的阴魂之力聚集到一起的,用来将三个鬼人头聚拢到一起,然后准备消灭。这个符文的名字你应该也知道了,斩鬼符,你曾经用过的,可以将所有的阴魂之力斩杀殆尽,一点不留,非常的厉害,到时候我会将这类的符纸给你留一些,等你遇到危险的时候,也不至于手忙脚乱的没有办法,现在你的身体里也有能量了,也能够多一些防身的手段,在外面的时候我也能够放心一些。”

古青鸟的心里一暖,只是点点头,然后也没说什么。于是问道:“那今天晚上的准备,就是这些了吗?为什么要等到晚上再去?”

兰陵坐在沙发上说道:“准备也就是这些了,剩下的就是心理准备了。鬼人头这个东西在神魂里面你看到的太小,但是你已经两次进入了神魂空间,应该知道,神魂所感受到的概念和人本省俺收到的概念是不同的,神魂空间里面的时间流速非常的快,而外面则相对缓慢,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神魂和人类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所以说,灵魂所在的地方,和我们肉眼看到的,和你的异瞳看到的空间根本就不是一个空间概念,你看到的鬼人头就那么丁点大小,就真的跟小小的婴儿头颅一样,但是鬼人头出来之后,很可能就是脸盆大小,甚至更大,到时候你要准备好接受冲击。而且我今天已经看出来了,李海诚的大儿子似乎知道自己的父亲到底是收到了什么样的伤害,李海诚是个大商人,摸爬滚打到今天,作为整个东南沿海都首屈一指的家伙,李海诚不可能没有接触到国真正的玄门密辛,对于这些害人的手段更不可能没有一点点的 了解,所以说,李海诚的儿子可能已经知道了一些什么东西,而且他们那边距离南洋那么近,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李海诚的儿子心里知道自己的父亲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为什么好像不太愿意接受我们的治疗?说明他已经知道有人想要还他的父亲,所以根本就不相信我们,但是她不相信我们,不代表我们就不能救人,而且为了逢城的发展,这个人我们还不得不就,既然家属不愿意,那么我们就只能偷偷的上了,所以我才没有提出来白天就给李海诚解决问题,要等到晚上的时候,李海诚的儿子肯定就不在了,到时候我们将医院的狐狸热暖给只开,然后方便动手。”

“但是李海诚的儿子为什么不愿意相信我们呢?”古青鸟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在商场上,很多的手段都是可以使用的,像这种情况并不在少数,阴谋诡计防不胜防,这是常态。或许是她已经知道了一些相关的信息,或许是她掌握了一些什么有力的线索,或许是他有把握回到家里之后就能够把李海诚只好,又或许是,让人利用鬼人头将李海诚给弄晕的人就是她自己。”

“这怎么可能?”听到最后一种情况,古青鸟忍不住惊呼出声。

兰陵笑了小:“这怎么不可能?我虽然经商没有多少年,但是从小就跟着我爸到处走动,有商业活动的走动,也有玄门之间的交流,也有这样帮忙给人处理事情的情况发生。我见过太多的人了,疼得昂中又比这个还要更加过分的。我当年第一次看到有人将自己的父亲偷偷杀死然后藏起来,在家里面藏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之后,尸体都融化了,才被人发现,但是这个人依然还是笑盈盈的接待家里面的客人,一点都看不出来曾经杀人呢,也一点都看不出来将自己的父亲给站杀掉了。你说这样的人可不可怕,这样的人应不应该存在?但是这种人还真就是存在的,我们都没有办法。我还曾经看到过有人为了一丁点的利益,就为了几股的股票,就兄弟相残,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买通了对方的妻子,让他们互相下毒,就为了争夺一点点的家产,到最后闹得家破人亡,后来被人渔翁得利,这样的人可不可怕?但是他们就是存在的。还有很多的玄门女人,用自己的手段和容貌获取了普通人的信任,暗地里却将对方的财产给偷到自己的名下,同时还要榨干对方的身体,这样的人已经算是非常底层的人了,但是对于人的伤害也是非常大的,这个世界上的丑恶,永远都是难以想象的。就好像大漠里面的那个杀人狂魔一样,他当年或许也是一个高手,一个人杰,但是后来遭受到了打击,眼看着自己的伙伴被人杀掉,然后就失去了理智,变得开始以杀人为乐,他是真的想要杀人呢吗?并不是,他只是想要通过将普通人杀掉,将更多的玄门认识杀掉,然后证明自己还有存在的价值,抵消当时眼睁睁看着伙伴被人斩杀的时候心中产生的无力感,这样的人,你说她到底是好还是坏的,到底是受害者,还是凶手呢?这都说不清楚。所以不要觉得我们帮助的人就是好人,也不要觉得无关的人就真的是无关的,这个世界上一切皆有可能,只要我们想不到,没有他们办不到,所以每次遇到事情的时候,都要用最坏的情况来猜测接下来的时间发展,这样才会让自己早有准备,不至于措手不及。”

古青鸟点点头,她也知道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但是内心的伦理道德还是告诉古青鸟,这样做是不对的,什么是对的什么事错的,都应该有一个结果,但是很快地,古青鸟就知道了,所谓的对的错的,根本就不是很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只需要做好他们要做的事情就行了。不管是不是李海诚的儿子用了手段,但是他们根本就不需要管这些事情,背后的事情只有在影响到他们的目的的时候,才需要去管这些事情,毕竟李海诚的儿子到底是什么样,并不影响到李海诚的判断,兰陵他们现在需要关注的就是李海诚到底能不能够在逢城投资,只要这件事给你成了,就算是李海诚之后在收到巫蛊之术的伤害,个呢他们也没有关系了,除非是李海诚他们付出了相应的代价来请兰陵去帮他们解决问题,但是他们会请兰陵去么?古青鸟觉得不大会。

晚上跟兰陵一起吃了个烛光晚餐,古青鸟感觉到自己和兰陵睡到一起去之后,两个人的关系进展好像很快,但是有点自然而然,其实想想快了一点也还可以理解,毕竟古青鸟当初是直接把人家推倒了,而且兰陵为了古青鸟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古青鸟都心里一直都是心存感激的,两个人呢互相知道对方的心思,而兰陵有懂的感情之间的分寸,所以两个人很快就变得如胶似漆,吃饭的时候也是非常自然地开着玩笑,说着情话,看得旁边的服务生一阵的羡慕。现在在别墅的工作人员眼里,古青鸟和兰陵俨然就是一对儿神仙眷侣,让人们之鞥呢看着眼馋的那种,不过古青鸟还是有些担心,自己和兰陵发展这么快,如果以后没什么意思了怎么办?但是也就是想想,想过之后,古青鸟就释然了,这种担心的产生,说明自己还停留在一般人的思想境界上面,自己和兰陵都是玄门当中的人,以后遇到的事情要比其他人遇到的还要更加的丰富多彩,根本不需要担心这些事情,将来还是自然而然的好,而且兰陵都要成神了,古青鸟觉得自己也不能就这样堕落下去,应该多多努力,至少保证能够活到跟兰陵一样的岁数。

吃过饭之后,两个人还顺势去看了个电影,毕竟还没有到深夜,李海诚的儿子还可能在医院里面,而且那边有齐炎在看着,如果有事情他们会直接打电话过来,古青鸟他们也没有太过担心。看过电影之后,两个人走出了电影院,然后看了看时间都已经晚上十一点了,于是两个人做上了车,朝着医院的方向而去。结果到了医院之后,他们两个就被齐炎给拽到了旁边的办公室里面,现在医院都已经空了,各种的办公室和科室都是空的,也不知道其言从谁的手里抢了这一件办公室用,但是显然事情不太对劲,齐炎的父亲也在屋子里面,还有白天的那两个官员,现在穿着便装,神态也是有些古怪。兰陵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李海诚的儿子没有走?”

齐炎也是脸色难看,点了点头,说道:“白天的时候就一直在这儿,晚上的时候我们问他要不要休息,他说就在这儿休息了,然后再李海诚的房间里面加了一张床,就这么躺下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打的什么心思。”

古青鸟和兰陵对视了一眼,马上就明白了,既然李海诚的儿子没有走,那么就证明他们的猜想里面有两个是可能正确的,要么就是李海诚的儿子知道李海诚到底是怎么回事,在旁边就是为了保护李海诚不会受到二次伤害,要么就是,李海诚身上的鬼人头是李海诚的儿子自己找人给弄得,生怕别人解决掉了鬼人头,破坏掉了计划。但是不管这两个计划那一个是正确的,毫无疑问的是,李海诚的儿子并不像让李海诚在逢城投资。但是这又是为什么?如果李海诚的儿子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应该能够看得出来,李海诚这一次选择在逢城投资,根本就不是什么,错误的选择,逢城的前景非常的好,如果他们的投资正确的话,完全可以获得更高的利润。李海诚的儿子为什么不想要他们在这里投资?难道是背后有什么人威胁他们,或者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对于这些,古青鸟跟鸟和兰陵他们都不得而知,而李海诚的儿子依然还在医院这让齐炎他们觉得非常的棘手。但是兰陵却有点生气了,他是一方镇守,不是小丑,现在自己已经算是妥协了一些,让他们把时间流出来,结果现在李海诚的儿子还在这里,说明是齐炎他们办事不利。其实古青鸟也还理解,不管是齐炎还是齐炎的父亲,对于李海诚他们一家必然都是小心翼翼地毕竟这件事情牵扯到的范围非常大,他们不小心才不是正常的现象。不过兰陵可以完全不用管,于是兰陵直接带着古青鸟走了出去,这也是那些官员他们希望的,所以古青鸟就跟着兰陵到了李海诚的病房,就看到了简易床上面正躺着李海诚的儿子,看到兰陵他们走进来,李海诚的大儿子睁开了眼睛,还有点茫然,他似乎知道今天晚上会来人,但是没想到来的人回事兰陵,于是从床上站起来之后,他问道:“你们怎么又回来了?大半夜的是有什么事吗?”

兰陵皱了一下眉头,抬起手就扔了一道银色的符文过去,然后古青鸟就看到,李海诚儿子的身上贴上了这一张符纸,就有一道道的黑色东西从符纸里面流淌出来,就像是墨水一样,然后古青鸟就看到李海诚的儿子根本不能动了,就跟瘫痪了一样,手脚一抽一抽的,躺在了简易床上面,张开了嘴想要说什么,结果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古青鸟知道这个效果就是那张符的作用了,心里暗道厉害的同时,古青鸟也是幸灾乐祸,然后走过了一脸着急但是根本没有什么办法的这个人,跟着兰陵到了李海诚的床边上,看着床上躺着的这个老人,古青鸟有点不太忍心,如果真的是自己的儿子给自己用了这种致命的手段,李海诚知道之后,到底会有什么样的想法?或许是觉得很正常?或许是痛心疾首?古青鸟想不出来,但是很快地,古青鸟就将这种事情放在了脑后。兰陵将一沓符纸交给了古青鸟,古青鸟人的,这就是斩鬼符,斩鬼符这种东西,拿来给古青鸟用是最合适的,因为它需要的能量非常少,发挥的威力非常大,而且非常的方便快捷,加上古青鸟的神眼和破妄之瞳,古青鸟能够快速地锁定那些不干净的东西,相当于给一个威力不俗的步枪又加上了一个瞄准镜,可以发挥出更大的力量来。所以准备着鬼人头从李海诚的身体里拿出来之后,就交给古青鸟来处理了。

虽然不是第一次用斩鬼符,也不只第一次对敌,但是上一次距离现在的时间实在是有点短,古青鸟又点那不太准,但是好歹他现在已经是修行的第二个境界,很快就平复下去了心里的不安,眼神里多了一些笃定,然后手里捏着斩鬼符,在旁边准备好,神眼心眼和异瞳都是发挥到了极致,观察着李海诚身体里面的三个鬼人头,对兰陵点点头。

兰陵看到古青鸟都样子,放心得点了点头,然后转向了李海诚。只是经过了一天,李海诚的脸色更加的难看起来,整个身体都开始有些干瘪的迹象,古奇鸟看着这个额老人,有点揪心,就希望能偶固快点将这件事情解决掉,让这个老人醒过来,而且这也是所有人包括兰陵的愿望,所以古青鸟说道:“开始吧!”

兰陵抬起手来,手中的 判官笔显现出来,一点点的金光出现在了笔尖上,兰陵将笔尖点在了李海诚的额头上面,你古青鸟就看到,李海诚的灵魂不断翻涌起来,似乎变得更加活跃和健壮,根本不像是受到了鬼人头影响的状态。然后古青鸟就看到灵魂当中,似乎有一道什么能量,穿过了鬼人头的缝隙,就连鬼人头都无能为力,挡不住这道能量的流出,然后能量就透过了李海诚的身体,到了外面,最终汇聚到了李海诚的胸前上方空中,便成了一本摊开的书,古青鸟能够看到,整本书已经翻过了大概五分之四的厚度,也就是说,李海诚并非是一个长寿之人,如今五十多岁,已经过了五分之四的年纪,顶多也就能够活到七十岁,李海诚就要死去了。但就算是如此,也不能现在就死去。当生者书出现在李海诚的胸口的时候,古青鸟就看到,李海诚体内的灵魂似乎是冻结了一样,古青鸟开始意识到,灵魂和生者书是二者合二为一的,如果说灵魂是生者书的载体,那么生者书就像是灵魂的时间线,现在时间被抽走了,灵魂也就被冻结了,灵魂被冻结了,自然也就不会担心鬼人头对灵魂在产生什么伤害 。

然后,兰陵就将聚煞符给逃了出来,念动咒语,聚煞符就变成了一个漆黑的光团,沉入了李海诚的身体里面,黑色的光团就好像黑洞一般,什么东西都逃不过它的吸收力,然后古青鸟看到,这个光团进入到李海诚射你当中之后,并非是直接找到了灵魂的位置,而是在李海诚的身体里转了一圈,似乎是要将李海诚的身体里存在的煞气全都吸收进去,最后才找到了灵魂的位置,一头钻了进去,然后古青鸟就看到,李海诚的灵魂当中,三个鬼人头刚昂还在嚣张跋扈,不知道哪灵魂的冻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似乎想要做些什么,但是当光团进入到当中之后,三个鬼人头马上就是出现了一种狰狞的表情,古青鸟看着就好像是小孩子害怕哭泣一样的表情,但是配合着漆黑的鬼头,显得格外的恐怖。然后鬼人头好像打算要从灵魂的周围逃离,结果黑色光团散发出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对灵魂没有影响,但是对于鬼人头来说,几乎是不可抗拒的力量,于是三个鬼人头全都被聚煞符的光团给吸收到了一起,但是聚煞符的光团并没有办法将这三个鬼人头全都吸收进去,并且消灭掉,因为它吸收额只是鬼人头身上的煞气,煞气被鬼人头困在了里面,所以它只能是将鬼人头一起给吸过来,而不能把里面的煞气全都吸干净,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祛煞符的作用了。

兰陵抬起手,将祛煞符捏在手指里面,然后快速地贴在了李海诚的额头正中,鬼泣尿个尿就看到一道清凉的亮绿色的光芒从祛煞符的里面渗透出来,以一种人烟看不到的方式,从李海诚的泥丸宫进入了身体,然后直接到了灵魂的深处,找到了三个鬼人头,精准打击,如同一道清流一般将三个鬼人头的身体给重刷了一遍,鬼人头身上弥漫着的漆黑煞气,就好像是被水洗掉的污垢一样,渐渐消失在鬼人头的身上。而随着鬼人头身上煞气的消除,鬼人头发出了七里的惨叫,这种惨叫大概就只有古青鸟能够听得到,算是心眼的一种能力。很快地,鬼人头身上煞气就被祛煞符给清洗干净祛煞符这个时候也耗尽了能量,古青鸟就看到,被祛煞符洗干净煞气的鬼人头,似乎变成了一种嫩红的颜色,就好像是新生的血肉一般,带着肉褶,就像是一个扒了皮的人的脑袋,看起来恶心至极。兰陵突然说道:“注意,我要将他带出来了!”

古青鸟点点头,手里捏着斩鬼符,严阵以待。只见兰陵抬起手,在李海诚的身体上面轻轻一按,一道神奇的波动就出现在了兰陵的手心和李海诚的身上,随着这一刀波动的出现,李海诚的身体就好像是被充了气的气球一样,突然就直挺了起来,然后身体颤抖了一下,几乎从床上跳起来。古青鸟看到,兰陵手心里涌出了一种神奇的能量,就好像是潮汐一样,从李海诚的身体外面渗透到里面去,从手心向外扩散,只在手心的位置,留下了一个通道,而能量朝着灵魂的深处挤压过去,让鬼人头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他们感受到了威胁,奋力地朝着兰陵故意留下来的这条通道钻出来,速度非常的快,一下就从灵魂身边离开,朝着兰陵到这边过来,然后兰陵的手心又坛出了另外的一股能量,将鬼人头一卷,趁着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将他们从李海诚的身体里面给钓了出来。

鬼人头晒稍微有点意识的,在感觉到自己莫名其妙被人给弄出来之后,鬼人头显示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就大叫起来,这一次,就连兰陵和李海诚的儿子都能够看到鬼人头,能够听到他凄厉的惨叫声了,随着鬼人头的吼叫,空气当中渐渐地又一股股的黑气出现在周围,朝着鬼人头粉嫩的脸上聚集过去,只是一瞬间,鬼人头的脸上具有一种能故态萌生的感觉,古青鸟马上就意识到,鬼人头想要重新聚集煞气,吸收空气当中游离的煞气作为自己的能源,如果让它聚集成功,恐怕下一刻就会重新钻回到李海诚身体里面去,那么他们做的这一切就都变成了无用功,于是古青鸟将身体里的能量朝着指尖灌注而去,感受到手心的斩鬼符变得格外锋利,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即将溢出的时候,抬手就朝着鬼人头斩了过去,接连三道斩鬼符,出手十分的快速,而且家上神眼的慢动作,古青鸟喵的飞常准,干净利落,将三个鬼人头给站落在地。古青鸟甚至都能够脑补的出来,在什么地方偷偷控制着三个鬼人头的什么奇怪的家伙,正盘坐在地上面,周围摆着一些奇怪的仪式用品,然后在她将鬼人头斩杀的瞬间,那人在千里之外也是突然吐出了一口鲜血,然后咬牙切齿地大声喊叫:“是谁!到底是谁破了我的法术!”

想到这里,古青鸟的嘴角微微一笑,感觉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兰陵这个时候也是松了一口气,抬起手将生者书送进了李海诚的灵魂当中,然后他们就看到 ,李海诚的身体恢复了生机,虽然看起来还是有些干瘪憔悴,但是已经在不断缓慢的恢复之中,也没有那种迟暮的死气了,就好像是一个大病初愈的人一样。兰陵点点头说道:“身体里没有任何的煞气残留,也没有对方留下的其他手段,应该是解决了,明天早上的时候就能够醒过来。现在,让我们来问问这个人为什么不让我们出手吧。”

听到兰陵的华,古青鸟和齐炎他们的目光都是汇聚到了正躺在床上被黑色的纹路给束缚住,根本不能够动弹一下的李海诚的儿子。因为李海诚已经恢复了健康,害怕吵醒了老人,所以他们将李海诚的儿子带出了房间,俩到了之前的那间办公室里面,兰陵揭开了它身上的束缚,说道:“说吧,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李海诚的儿子也知道自己的事情是瞒不过去了,只好老老实实的说道:“我之所以不愿意让你们为了父亲治疗伤势,是因为我惊接到了对手的电话。对方告诉我说,他们所用的手段是玄门失传已久的方法,如果没有特曼出手,根本就没人能够解决得了,因为世界上只有他们能够明白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别人根本就无能为力。”

兰陵嗤之以鼻:“笑话!”

齐炎问道:“你好歹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应该知道玄门的世界里面根本就没有绝对,他们既然已经保留下了传承,就不代表没人能够解决得了他们的手段。逢城兰家是千年的世家,你为什么就不愿意相信兰家的人能够解决你们的事情呢?何况对方既然用了这样卑鄙无耻的手段,你以为他们就会信守承诺了吗?他们到底给你们提出了什么要求?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李海诚的儿子说道:“他们给我提出来的要求,就是让我父亲不要在逢城投资,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特们知道我们的所有信息,甚至知道投资的所有计划,还有一些重大细节,这些我们都是从来不向外透露的,但是他们全都知道,特曼只是要我隐瞒住这件事情,不要让我父亲被人检查触碰,然后就保证我们的安全,之后也会将我父亲治好!你要我怎么办?你能让我怎么办?如果我父亲这个时候真的出现什么意外,就算是你有九城的胜算,剩下的那一成,依然还是要让我们李家彻底灭亡!要是换做是你,你愿意拼命吗?还不如听他们的意思,然后就万事大吉了!”

“万事大吉?”古青鸟一下就生气了:“你父亲体内的那个东西,不断吞噬者父亲的生命,本来老人的恢复能力就很弱,现在灵魂被吃掉了很多,寿命缩短了那么多年,如果早点儿救他,还能让她多活上十年左右,你这样断送了你父亲的十年寿命,你想没想过,你明天把你父亲带走回去治疗,他们如果不出手呢?如果出手,明天一天又是十年寿命,你父亲一共也没有几年好活的了,活到六十就一命呜呼,你们李家就不会出大事了吗?而且对方既然已经吃定了你们,那么难保还会在你父亲的体内留下什么手段,让你们继续就范。”

李海诚的儿子苦笑一声,并没有反驳,也没有继续坚持什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