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修感悟出清风斩,正练到酣畅之处,忽然感觉到头顶一暗,风声有异,竟然有着不明物体从数十米高的瀑布之上坠下,直砸他的脑袋。

“什么东西?”

陈修心里大吃一惊,手上真武剑一展,一记“清风斩”直直的往那个不明物体斩去。

此时陈修已深得风属性的精髓,施展出来时浑若天成,此时出手的一剑,虽然是仓促出剑,威力却也是不小,只听到“当”的一声大响,从空中坠下的不明物体登时被陈修一剑之威劈得横飞数十米,重重的落到了岸边。

“咦!”

“什么东西?”

“我一剑劈出去,只怕是坚硬如铁的岩石也要一分为二,现在这个东西竟然完全没有事!”

陈修吃惊之下,持剑跑到了岸边,往那个不明物体跑去。

过去一看,陈修是大吃一惊,所谓的不明物体竟然是一个人!

“这家伙的身体那么坚硬!硬生生的挨了我一剑清风斩竟然没有被劈成二半!”

陈修小心翼翼的行近,只见那个被他一刀劈飞的家伙,乃是一个四十多岁,身上伤痕处处的络腮中年人,但见他的双眼紧闭着,胸膛更是不见起伏。

“死了!”

陈修不是第一次杀人了,死在他手上的雇佣兵更是他自己都不记得有多少人,可是从来没有滥杀过无辜。

这人自己是看都没看清的情况下就一剑毙命,心中不禁是一阵的内疚。

陈修对着那人的尸体,双手合十,口中默念:“这位大哥……大叔,我不是有意杀你,换了谁遇到这种情况谁不是一剑砍了……尘归尘、土归土,我好好把你安葬了,到了阎王爷那里千万别告我的状!”

陈修蹲下身子才要把那个络腮中年人的尸体拖走,找个风水好的地方埋了,那人紧闭的双眼骤然睁开,眼中精光闪闪,空中一道黑影闪出。

很显然,对方刚才是装死!

“糟糕!”

两人之间的距离不够三十厘米,又是忽然偷袭,陈修根本来不及反应。

“铛!”

那人口中射出的不过是一根细如发丝的银针,威力却是惊人之极,打在了陈修的胸口感觉到自己好像是被火车撞过,整个人是倒飞出去十多米。

体内的气血翻滚,几欲吐血。

“他吗的,居然装死偷袭。老子不是说了,砍你的一刀是无意的!”

陈修一边叫骂着,一边是把破烂衣服里面的毒蟒鳞甲取出来,只见鳞甲上面插着一根细针,鳞甲更是从针孔处龟裂四开成了碎片。

能挡住这一针不死,多的人鳞甲的变态防御力。

当然,幸亏陈修此时已经是把真气和黄金血揉成了一体,自身的抗击打能力比葛洪的僵尸之躯还要强,换成是从前,银针强大的撞击离也足够让他一命呼呼了。

那人地上起来,目光定在陈修的身上,看了一会,忽然脸上微露出一丝惊异之色,说道:“三阶毒蟒鳞甲,世俗中居然还有这种凶兽存在!唯一中文网

不对!

你修炼的是体术?要不鳞甲可以挡住银针的锋利,你的身体也承受不住它强大的力度。

咦,也不对。

你刚才是用真气摧发出如此凌厉的剑法来。

明白了,

你是内外双修。

世俗之中,资源不充足的情况下,居然能内外双修到如此地步,你很不错!”

言毕,他手掌一提,一掌劈来!

这个络腮中年人站起来以后,陈修就已经是小心戒备,更是仔细观察,但见他面如白纸,显然是受了极重的内伤,看上去一副快死的样子。

哪知道对方伤得如此重的情况下,随手一掌威力居然如此巨大,陈修如同置身在狂暴的大海中,那狂涌而至的真气,如同一只只无形的怪兽,随时都能把他撕成碎片。

“呔!”

陈修不急细想,大吼了一声,手中的真武剑闪电般斩出,剑演“清风斩”,狠狠的斩向前方。

清风斩一出,立即化成了满天的清风,正好挡在他的身前。

“轰!”

络腮中年人隔空发出来的力道,真是强横到了极点,只一下就将陈修布下的剑网击溃,将陈修撞得倒飞十数丈。

不过陈修这犀利的一剑,却也成功的将络腮中年人隔空而发的力道劈成了二半。

见到陈修竟然接下了自己的一掌,络腮中年人脸上露出了一丝吃惊的神色,说道:“想不对我的伤比我估计的还严重,距离斩杀不了你一个去去二流高手,小子你很不错,虽然我这一掌威力不足平时的半成,你能当下已经是很了不起!不过……你不该贪图我的东西,所以你也得死!”

“我靠,老子不是说了刚才砍你一刀完全是自然反应,你特么的还没完没了了,老子贪图你什么狗屁东西……”

络腮中年人不等陈修骂完,忽然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手一甩,一道寒光闪电般朝陈修射去!

射过来的寒光快如闪电,陈修觉得自己连眼睛都跟不上。最可怕的是,这道寒光中,竟然挟带着一股令人窒息的恐怖气息。

这股恐怕的气息就他紧紧的锁住了,让他全身如坠冰窖,脑中更是一片的空白,让他无法思索,动一根手指都异常的困难!

忽然脑海中浮现出来古本道德上面的一段文字:“……牝常以静胜牡,以静为下……”

“啊!”

在此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陈修双目圆睁,骤然的吼了一声,在那道白光即将射入他胸膛的时候,伸手循着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闪电般的上翻,紧紧的抓住了那道白光。

“呼!”

陈修从舒了一口气,终于是接住了,目光落到手上,只见自己的一只手鲜血涔涔而下,已失去了知觉。在手心中间,一截一掌长断枪头,也不知道是何物所铸造,非铁非木非金非银,散发着一丝威严气息。

这气息透着一种说不出的高贵、威严、苍茫、宏大,让陈修觉得身上如负万斤重物,全身上下都一片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