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混混们都奉行什么街头文化,一个个脏辫破洞裤,关键是那些裤子一个个都落在大腿上了,这一跪,苏糖都没眼看了。

她原本还想说大不了直接换个性别,套上男装,就这样了,她就不信,那群黑化男主还能搞基不是!

结果,她实在太嫌弃这群小混混身上的衣服了,这要是完全扒下来,指不定上面还有什么小虫子之类的,直到最后,她才勉为其难道:“你们,谁有干净的衣服。”

小混混们一个个鼻青脸肿,闻言,眼神都呆滞了。

这位东方公主,居然要他们的衣服?

小混混们还在愕然,苏糖却已经不耐烦了,立刻装出凶神恶煞地表情,直接低声咆哮道:“怎么了?不愿意?”

“愿意愿意,当然是愿意的!”

“这位公……不,这位女王大人,请问您的干净衣服要求是多干净?”他说完,抓了抓自己脑袋上不知道多久没洗过的脏辫,“我有几套衣服才穿了两天,是我最干净的衣服了。”

苏糖:……

两天,最干净的衣服?

您对干净是有什么误解吗?!

那家伙一开口,旁边的人也跟着嗤笑了,“什么鬼,两天那能叫干净?!”他说完,立刻殷勤地看向苏糖,谄媚道:“女王大人,我那边有一套就穿了一天的新衣服。”

苏糖表情彻底木了,一天跟两天,那叫差别吗?

她都快放弃这群小混混了,终于,人群中有一个人举起手,声音弱弱,“那个,女王大人,我这边有一套全新的,连商标都没拆的新衣服,您要吗?”

听到这,苏糖不但松了口气,都有几分感动了。

那小混混看起来比较瘦弱,不过瘦弱好啊,那衣服套在她身上就不至于太松松垮垮。

小混混没有固定的居住地,只有一处帐篷,他从帐篷里拿出一套衣服,苏糖见状,倒也没想直接要,只是她没有现金,于是,她从自己的手链上扣下一颗宝石。

即便灯光昏暗,宝石也熠熠发光。

“来,送你了。”

小混混看着宝石瞳孔都放大了,不过苏糖却对着他做了个嘘的动作,“想要平安,就不要声张,知道吗?”

小混混当然知道,一旦宝石的事情泄露,他压根就没能力护住这块宝石,只是,他看着手中的宝石,最后,却拒绝了。

“我的一套衣服很便宜,是超市最便宜的衣服,也是别人送我的,您的宝石太贵重,我不能要。”

这里的小混混,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欺善怕恶,只是为了适应流浪的生活,不少人只能装恶人。

苏糖看着他伸过来的手,最后还是没有收回,反而冲着他淡淡一笑,然后,消失在黑夜中。

有了灵气,让她可以使用一些简单的符文阵法,就比如此时此刻,她就使用了瞬移术,将自己送到了另外一个街区,而在此期间,她还不忘封锁了自己的魂气。

最后,她换下礼服,穿上肥大的牛仔裤与卫衣,赤着脚,走在了大街上。

她低着头,乍一看,与街边那些流浪汉并咩有太大的区别,为了逼真,她还画时间给自己编了个脏辫,就连喉结,也顺便用灵气给捏造了一个出来。

很快,一个瘦弱的小男孩就此出现。

……

帝国首都,今晚却发生了极其可怕的事情,一副价值百亿的名画被盗了。

是的,被盗了。

盗贼在最快的时间内,将原本的画盗走,只留一副盗版画,为此,各地警方都全部出动了。终点

这件事立刻引起了各界的注意,却无人知晓,画只是一个幌子,他们真正要找的人,是苏糖!

墨清澜一贯清冷矜贵的神色,此刻也终于布上了阴霾,他冷冷地看着另外三个吵成一团的家伙,到最后,直接一个攻击丢了过去。

剑修大能的攻击,只一下,墨沉与小龙人还有撒旦全都散开了。

他们警惕地看向墨清澜,撒旦不言,墨沉与小龙人可坐不住了。

墨沉声音冷冷,带着刺骨的凉意,“墨清澜!你做什么!”

小龙人直接暴躁地已经喷出火球,“墨清澜,我他娘的已经任你很久了,来啊,我们打一架!”

三人打成一团,唯有撒旦不屑地看着这群人。

打吧,全都打死了,小姑娘就没人跟他抢了。

不过……

撒旦想到她居然在自己眼皮底下消失,瞳孔内的颜色顿时忽明忽暗。

小姑娘身上没有灵气,所以只凭着她一人之力,压根逃不了,肯定是有人帮她。

至于帮她的人,那就更不用调查了,定是那副画的主人!

浓郁地灵气,当那副画拿出来时,连他都震撼了,而如今,小姑娘更是一丝魂气都感觉不到,定是有人将她给藏了起来。

可会是谁呢?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与眼前这三个蠢货,还有谁有这个能力?

……

苏糖知道自己一定会被通缉,所以直接给自己换了个性别,明明身怀破亿养老金,却一分钱都不敢拿出来用,唯恐被人抓着,她只能跟那些流浪汉一样,捡个帐篷,过着她孤苦无依的日子。

惨是真的惨,可怜也是真的可怜。

但是为了自由,一时的凄惨与可怜都会能忍受的,就是不知道,那群人能熬到什么时候。

苏糖躺在帐篷里,因为冷,那些刺骨的风从帐篷里钻进来的时候,冻得她差点都要哭了。

她怀念她温暖的小床,舒服的浴缸,还有美味的美食。

原本是想就这么入睡,结果,人还没睡着,她唯一的财产被人给毁了。

本就破了几个小洞的帐篷,此时此刻,杆子也彻底断了,小洞也彻底成了一个大窟窿。

她气傻了,人生已经如此艰难,结果上帝却一点都不肯放过她。

“是谁!”

“是哪个混账东西!”

“连流浪汉的帐篷都要毁!”

她气的都要恶龙咆哮了,结果等她从帐篷堆里爬出来,人还没站起来,就见一位黑发黑眸的美人,正垂眸望着她。

对方双眼狭长且深邃,眼尾微微上挑,再加上精致到挑不出一丝毛病的五官,不管是谁,瞧了都会惊艳。

只不过这么好看的人,此时却一脸冰凉地看着她。

“啊,是一条小虫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