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得知这些人的来历真是太难了。

二十年都生活在地门中,想要找到各地官府失踪的人口是何等的难。

就说幽州就没有那么多的信息。

因为幽州的大部分户籍登记都是近几年补录的,来自各个州府的人都有。

当得知地门像无舌这样的人有八千人,但他们并不是全部的人,他们在外面的人和一些从事各种事务的人加在一起不下三万人。

他们是地门负责执行的,在地门中他们的地位不低,身边都有几名下人服侍他们。

李德不会放过任何的消息,连他们平时的日常都询问的清清楚楚,通过多名无舌的消息进行反复的对比甄别。

连伺候他们的下人的名字,性格,日常都问的一清二楚。

开口的无舌知无不言,他们想要活下去就不能不老实交代。

几天之后李德看了无舌提供的消息看了也很震惊,庞大的人脉网络这些无舌并不知道具体的事情,但从字里行间中就能够确定,这个“地门”绝对不简单。

虽然经营古董生意但真的想要养活几万人如果没有人支持他们真的不知道他们有什么本事能够生活。

凭借各个州府的古董商铺么,根据幽州商会对各行各业的调查,想要靠古董商铺养活三万人。

还要给他们提供精良的装备,战马,还有相对奢侈的生活,除非他们能够天天挖墓且里面真的有价值连城的宝物。

也许他们搬空一座大型皇陵。

虽然不知道他们背后是什么人,但他们的本事都交待出来,让人好好的研究一下去其糟粕,斥候的本领又多了一些。

最让李德看好的是这些人为了适应陵墓中做事,学的武艺叫做地滚刀。

主要的身法不但想想在狭小的空间面对各种危险,动作基本都是地滚翻这种,在战场上也能够增加落马后保命的本事。

能不能练成就要看将士们的天赋了,虽然身披铠甲可不好滚动,但若是真的能够学习一些,落马后避免被马匹踩踏也是好的。

收回心神将东西先收起来。

地们参与到了陈国的事情中来,不管他们是什么目的,有没有人故意为之都不是他要考虑的。

既然卷入纷争那么就等待先锋兵的铁蹄吧。

“大都督,最近发现幽州来了很多外来的商人,有人发现一些人几次出现在地牢附近,影卫的人没有触动怕打草惊蛇,还请大都督指示该如何对待那些人。”

影卫的负责人孤影详细的汇报着。

“要做到外松内紧,不要轻敌,他们都是些做偏门生意的不能肯定他们会不会攻击地牢。”

“属下明白。”孤影道。

“如果可能希望多留活口。”

影卫的人都已经习惯若无必要留下活口用来获取更多的情报会获得更大的价值。

他们的工作并不是单纯的进行灭口。

孤影很清楚他们该怎么做。

汇报完工作孤影离开去做准备,想要闯幽州的地牢并不容易。

李德继续进行工坊规划工作。

拍卖陈国玉玺,这个事情惊动了洛阳的隋炀帝很快鸿胪寺的卢福林再次带着人来到幽州。101中文网

“大都督,陛下的意思是想要带回陈国玉玺避免隋国再起争端,难道大都督真的想要见到隋国为了这些外物而引起战火,让百姓生灵涂炭吗。”

“知道隋炀帝很想要玉玺,那么就留下来参加拍卖会吧,价高者得,就这样,如果还想要继续说下去实无必要,来人送客。”

“想要白得做梦吧。”

李德没忘吐槽一番。

看来玉玺真的是要脱手才行,隋炀帝为了块石头都派遣鸿胪寺的人出面,似乎朝廷对玉玺也很敢兴趣,不然怎么有这么快的办事效率。

会不会在他们背后有些什么事情呢。

李德没有证据,居安思危却不得不怀疑。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到了。

通过客栈的消息真的来了不少的外来人,其中反王就好来了十二个。

不过根据消息他们的行踪怪异,因为从到达幽州之后就没有出过们。

根据暗探的调查这些人像是在密谋什么。

这次就是借助幽州拍卖会的事情来幽州汇合一起参与密谋。

李德得知这个消息也是很无奈,没想到本来是想钓鱼的活动,竟然为别人密谋提供了场地。

他很想过去问问,这样真的好吗。

拍卖会在幽州商会的会馆举行的,商会会馆里面就跟后世的演讲大厅一样,能够容纳坐下三百人。

李德早就让人准备好了,各个客栈中凡事要参加拍卖会的人想要参加只要联系客栈掌柜的就会有马车过去接送。

参加不是免费的,入场费每人十贯。

拍卖的是陈国玉玺,当然会进行展示,花十贯钱就能够看到这种普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见到的东西,有钱的人怎么不想过去看看。

商人们都很积极。

负责用马车运送客人的商队都是受到雇佣的,他们的主家不但能够进入会所观看还能够有额外的收入,几家马队的掌柜的都很积极。

李德带着玉玺到来的时候,会场内已经坐满了人。

会所内两侧全都占满了幽州士兵,这种时候傻子都不会有异常动作。

“让大家久等了,话不多说,陈朝玉玺就在这里,再拍卖之前我们是鉴赏环节,在场的分批次上台前来近距离观赏。”

“观赏之后进行拍卖,从第一排开始。”

马上护卫们身着重铠就围在了玉玺的周围,鉴赏距离有一米多远,能够让人看的很清楚。

至于有人想要搞小动作,台上两侧的护卫会教他后悔做蠢事。

商人们都很兴奋,这是要近距离观看玉玺,都想见识一番。

李德见到这些人如此积极,他都有些不想将玉玺卖掉了,要问原因这个玉玺就这么摆出来跟下蛋的母鸡一般。

会下金蛋。

李德在观赏环节就离开了台上,他是惜命的,为了这个东西真不知道会不会突然有人明抢。

没看围绕在玉玺旁边的战士都是身着重铠吗就是为了防止有意外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