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弟子微微迟疑,点了点头,带着所谓的避风珠先是试探性地向着阴风崖走去。

阴风虽然恐怖,但是在外围还能撑住,他自然不可能完全相信这所谓的避风珠,只是一点点的向里,毕竟,心里很慌。

不过很快,他的面色就从原来的狐疑变成了惊奇,接着就转为了极度的震惊。

“这……这……”他难以置信的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又看了看手中的避风珠,突然产生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怎么样?”沉长老目光一凝,急切的问道。

其他人也都是看着他,心中隐隐有了一丝猜测。

“真的没有阴风来攻击我!”那弟子转过身,因为难以置信,声音都有些颤抖,如同往常一般身子就浮在半空中,显得轻松加随意。

“再向里走看看。”沉长老依旧有些不放心,目光闪烁,凝神说道。

“好!”

那弟子如今也是有着一点底气了,速度快了不少,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不断的向里进发。

黑色的阴风呼啸而过,让人心惊,然而,这些阴风却不知受到了什么力量的牵引,偏偏总是在千钧一发之际,擦着那弟子的身子而过,眼睁睁的看着那弟子走到了最深处。

难道真的有效?

众人看着那么一堆避风珠,有些难以置信的想着。

“阴风谷深处可是有着海量的阴风草,我上次也不过是随手摘取就得到了上百株。”苏宇笑了笑,好似随口说道。

不过他的话却是让众人都是面色一凝,呼吸都开始粗重起来,“现在距离阴风草凋谢还有一段时间,若是能摘到……”

阴风草对于这些弟子的吸引力极高。

“沉长老,不如让我也去试探一下避风珠的真假吧。”燕宏迫不及待的开口道,眼中带着期待与兴奋。

“沉长老,我们也愿意啊!”其他弟子也是纷纷开口,一个比一个积极,贪婪之情溢于言表。

“都去吧。”沉长老沉默片刻,面无表情,却是淡淡的开口道。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那群弟子俱是迅速的捡起一个避风珠,向着阴风崖的深处疾驰而去。

“居然真的能躲避阴风!”一路上,他们兴奋的惊叹声此起彼伏,速度更快,如同蝗虫一般,俱是向着深处涌去。

苏宇双眸平静的看着他们,接着有些诧异的回过头,看向王雨涵,“你不去?”

王雨涵轻轻地摇了摇头,“我爷爷让我好好照应你,更何况你还对我们王家有恩。”

顿了顿,她有些歉意道:“我尽力了……”

“无妨。”苏宇随意的摆了摆手,“这什么渡风帆,你会操纵吗?”

“会一点。”王雨涵有些奇怪的看着苏宇,缓缓的开口。

“那就好。”

此时,那位沉长老看着众人,眼眸中依旧带着一丝谨慎,手中握着避风珠好似在犹豫要不要亲自去试探一番。

他看向苏宇,却是眼珠子一转,低沉道:“你跟我一起走!”

顿了顿,他又看向王雨涵,如同狐狸一般,“还有你,也跟上来!”

苏宇面色平静,也不看向沉长老,脚步迈出,不紧不慢的向着阴风崖的深处而去,王雨涵无奈,只能跟在身后。

随着渐渐深入,沉长老心中的谨慎也渐渐的消退,看到深处的那些阴风草,内心更是逐渐的被兴奋所取代。

“呵呵,小子,算你识相!”沉长老冷声说道,“这些避风珠原本就应该是我阴傀宗之物,却被你用无耻的手段所得到,今日物归原主,也算是一桩美事。”

而周围那些原本还在采摘阴风草的弟子也都是看向苏宇,尤其是燕家和风家之人,脸上俱是露出幸灾乐祸以及戏虐的神色。

苏宇这次的损失不可谓不惨,如此多的避风珠价值不可估量,反倒是便宜了他们,有了这避风珠,将来采摘阴风草将会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沉长老,如此多的避风珠,我们刚好人人有份,可若是被宗主他们知道了……”燕宏却是在此时突然开口道,看着苏宇,眼中闪过一丝狠毒。

沉长老面色一沉,眼中闪烁着狠辣的光芒。

这阴风草有助于阴傀宗弟子的修炼,避风珠数量虽然不少,但毕竟有限,若这些避风珠被宗内的人知道,那么必然会进行重新分配,到时候有没有自己的份可就难说了。

就算将避风珠献出能有所奖励,但是任何奖励肯定都比不上避风珠,所以独吞才是最好的办法!

现在,在场的每人都拥有避风珠,自然不会有人主动说出去,但是苏宇的话……

几乎在同一时间,所有人的身上都开始涌现出杀意,数十道气息将苏宇牢牢锁定,他们暂时停止了采摘阴风草,而是死死的盯着苏宇。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王雨涵的俏脸煞白,咬了咬牙,“沉长老,苏少侠已经帮了我们这么多,我们再如此做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吧!”

“怪只能怪他命不好了!”沉长老冷眼看着苏宇,如同在看一个死人,甚至,他看向王雨涵,眼神如电,同样生起一抹杀意。

“此人在回宗途中意图不轨,偷袭王雨涵,被当场击毙,但是王雨涵也重伤不治,相继陨落!”轻飘飘的话语自他的口中传出,让王雨涵的娇躯一颤,身子不由得后退了半步,愣愣得说不出话来。

沉长老的狠辣让周围众多的弟子都是心头一提,纷纷侧目,敬畏之色更浓。

毋庸置疑,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人多,沉长老很可能全部杀人灭口!

“哈哈哈,小子,你们完了!”燕宏和燕扬的脸色在这一刻变得狰狞,全身的灵力狂涌。

这些灵力和苏宇以前所见过的有些不同,颜色更加的深邃,而且不断的在两人的身后凝聚,最终凝聚成了一个古怪的虚影。

他们二人的虚影不同,不过都是相貌可怖,带着无边的威势。

这是……式神?

苏宇眉头微微一挑,终于明白了之前那抹熟悉感来自哪里,在五洲大陆中遇到的那个拜月教长老最后召唤的也是式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