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的一个种子快速发芽的科学问题,硬是被刘李佤说成了不孕不育。两个女人本来就对神迹充满了疑惑,现在听了刘李佤的解释更懵了。

其实刘李佤看出了种子迅速发芽的秘密,这是一种有记载的科学催生法,用孵坏了的鸭蛋混合石灰,晒干后混合土壤,可以起到种子催生的作用,针对于瓜类植物生长有特效,对农业种植有很大帮助,如今敬神教以神鬼之说把这个方法传给农民,也算是科技兴农,为农民办实事了,至于他们要求农民信奉真神,刘李佤也不觉得什么,人家教你方法,帮你丰收,助你致富,你感谢人家是应该的。

朝廷助农要的是你的忠诚。神教助农要的是你的信仰。总之老百姓得了实惠,要什么给什么!

一行人重新回到大院,外面的信徒全部散去,过年也不用吃肉了,回去给真神磕几个头,一年一年步步高。

本来诸位夫人想把圣女大人请进屋里去,毕竟圣女也是女人,女人的事儿一般习惯在屋里解决,但圣女断然拒绝了,她占领了刚才他们闲聊的凉亭,四个童子拿着罗盘朝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比划着,就像鬼子拿着探雷器在找地雷一般。

其他人全都屏住呼吸,知道这是已神的角度在勘测大宅风水,特别是赵老员外也是全神贯注,显得格外紧张,这么多年,他妻妾成群,但只有闺女没儿子,在这个时代,这就是绝后,断子绝孙啊。

这位圣女最近红遍天下,真神的神迹也屡次显现,他虽然没有刻意去关注,但家中夫人们天天念叨,他也跟着心动,这次是他十几位夫人集体出动去请敬神教驻宁远县办事处,只是想找一位敬神教神使来赵家大宅帮忙向真神祈福,主要目的就是求子。

在赵老员外身边,争宠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他有心无力,难得一次半次精神焕发,还格外珍惜那所剩无几的‘精华种子’,因为这是生儿子的最后希望。

其实这位赵老爷子也确实够倒霉的,有三个闺女,证明他有生育能力,十二位妻妾,年纪各不相同,更不可能全都没有能力,但偏偏就没儿子,这也许是因为他纵欲过度,喷发太多,而导致成活率降低,又或者是娶了一票年轻貌美的小娘们,只顾着尝试新花样,将宝贵的精华种子灌溉了菊花,或者其他地方。

现在赵家这些夫人唯一要争取的就是尽快生儿子,不然按照习俗,这大门大户的变态规矩,等赵老头真要去世了,她们也有殉葬的风险。所以她们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神迹屡现的真神身上,这次圣女更是亲临,希望大增。

刘李佤在这边YY,那边四个童子基本上已经勘测完成,挖不出地雷,估计也测出了地基的深浅,在圣女耳边嘀咕几声,所有人的神经都绷紧了,想是在等着最终判决书。

许久,圣女点点头,四个童子退下,圣女目光深湛,深邃的眼眸中仿佛蕴含着宇宙玄黄,她声音清脆,语速很慢的说:“诸位夫人乃我敬神教虔诚信徒,日夜像真神祷告,为真神修庙宇,塑金身,与神有缘,理应受到真神的庇佑。刚才我已经以玄妙之法算出,这大宅中确有妖邪之物作祟,吹散了烟,扑灭了火,才让赵家香火无法继承……”

啊?众人闻言大惊,赵老头差点吓出心脏病来,生儿子是他毕生努力的方向,前进的动力,生活的目标,这吹散了烟,扑灭了火,不就是断了他家的香火传承嘛!

“噗通”,一项微笑示人,宛如老狐狸一般的赵老头当先跪下,三四十年不停的耕耘,玩命的播种,但种的黄瓜总结出茄子,残酷的现实几乎已经摧毁了他的神经,始终没有人能说出个因为所以来,导致这老头全家,无论神仙鬼怪阴阳风水全部相信,如今,如日中天的敬神教,真神的代言人,圣女大人亲临,并且指出了最终原由,让他恐惧的同时又燃起了强烈的希望,带着全家人跪倒在地,诚心叩首:“请圣女大人本着慈悲之心降妖除魔,保我赵家香火得以传承,如能达成心愿,小老儿愿奉献全部家财,为真神修庙宇塑金身,终身追随真神的荣光。”

在老头身后,是他一种妻妾,每个女人都激动万分,满脸恳切的望着如仙女般的圣女,赵老头的三个女儿也是神态各异的跪在地上,像大小姐这种励志当女强人的主儿,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也不希望有个人出来和自己抢工作,分家产,二小姐则一副无所谓的摸样,媚眼翻飞,好像在和圣女比美,三小姐很高兴,虔诚叩拜,希望生出个弟弟给他玩。

刘李佤等人在一边旁观,武丽娘和他都在关注着那俊俏公子的神态,刚才赵家全家跪倒的一瞬间,他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作为东宁皇家,一起垂涎赵家的田地家产,一旦联姻可确保和平演变,可要是赵老头有了儿子传宗接代,那一切都将成为泡影。

还有就是这个圣女果然神奇,所谓的真神也是神通广大,难怪有如此海量的信徒,发展势头迅猛,若是能为朝廷所用……

现场众人各怀心思看着清丽若仙的圣女,她仰头望天,此时艳阳高照,柔和的阳光照在她身上,宛如金光护体,更显神秘,她高昂着雪白的脖颈,全神贯注,似乎在聆听那九天之身真神的旨意,许久才开口道:“今日乃是大年三十,除夕夜,正是‘年兽’为祸之时,今日真神要与‘年兽’恶斗,避免它为祸百姓,所以真神无法分神来此地为尔等除妖降幅……”

啊?赵家人一听激动万分,难道连真神也要他们断子绝孙吗?赵老头跪伏在地,磕头如捣蒜,无比虔诚的说:“恳请真神开恩,赐福于我赵家,本着慈悲之心,斩妖除魔,续我赵家香火。来人,取黄金千两立刻为真神打造金身,再去白银万两分发给全县所有真神的信徒,弘扬真神功德。”

赵老爷子爽快的说,黄金千两,白银万两就这样出手了,如此庞大的相当于闻俊全营数万士兵一年的军费。这老家伙为了求子,竟然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这赵家果然是财大气粗,富可敌国啊。在场众人无不变色,就连那圣女眼中都闪过一丝兴奋。

大小姐神色凝重,但她还没有资格做主,刘李佤更是气得跳脚,现在这钱也有他一份啊。还有就是,人人都知道你赵家有钱,早就在有心人眼中成了肥肉,如今你自己还得瑟,岂不是帮有心人下决心吃这块肥肉嘛!

巨大的金钱诱惑让每个人都咂舌心动,就连圣女也把持不住,主动开口道:“赵老员外宅心仁厚,敬神之心虔诚,慷慨捐助众信徒,广积阴德是好事,可信徒之中也分三六九等,善恶好坏,不可一视同仁,如果老员外有心,可将善款存放于我敬神教会,带各路神使查明真正生活艰苦的信徒,再予以接济,急人之所及方为大善。”

圣女说的头头是道,一副悲天悯人嘴脸,但长得一点也不像郭*美,但收起善款来却一点不含糊,一听她变相的要钱,刘李佤忍不住冷笑出声,这敬神教也不是无欲无求,面对金钱的诱惑神仙也把持不住啊。

可老赵头却虔诚的叩首道:“一切皆由圣女大人做主,只求真神圣女不要放弃我赵家,降下神威,除妖灭魔,续我赵家香火。”

刘李佤完全能够理解一个五六十岁老头没有儿子,没有传宗接代之人的急切心情,求子求到舍去千万身家,也算古今第一人了,难怪后世那么多治疗不孕不育的医院在一个时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这里面的利润果然可观。

说话间,已经有管家端着两张银票出现了,在赵老头的示意下,恭敬的奉上,被一个童子收入怀中,童子极其淡定,就像装起了一张草纸,但那张纸却足以养活一个武器先进的万人队。大家以为那童子是仙童,视钱财如粪土,其实他只是对银票没概念,刘李佤都是如此,在这年月没用银票兑换过日子,在后世没有巨额支票兑换过现钞的人,永远无法体会银票的厚重感!

收好了银子,圣女再此开口,语速比刚才快了一点,显示出她激动的心情:“赵老员外虔诚之心可动天地,本圣女即可将你的所作所为禀告真神,请真神再做定夺。”

说完,圣女在赵家全家的叩拜之中闭上了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静坐在凉亭中,柔和的阳光照得她通体绽放神光,微风拂过,荡起她的发丝,飘然若仙,宛如玫瑰花瓣似地朱唇微微开合,一串串让人听不懂的话语随风飘荡。

此时此刻刘李佤这心呐仿佛被猫抓一样,安奈不住心中的激动,装神弄鬼变身神王的勾当他也试过几次,在神棍节也算小有成就,可怎么就忽略了一心求子的赵家呢,都怪赵大小姐,若不是跟她有猫腻,害的刘李佤压根就没兴起过杀熟之心,白白错过一大笔赏钱,这钱要是到手,别说是赎身,就连买下几十栋醉心楼也够了。

不过,求子这事儿可不是闹着玩的,这钱可不要骗特别是面对面忽悠。